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6-22 Mon

如花美眷

有时候认识一个人太久了,了解他的习性,懂得他的作息,甚而熟悉到骨子里,反而会忘记他的样貌,不记得他是否戴眼镜,不记得他是否头发浓密,也不记得他的身高。没有一样可以寻找的特征,却不会在人群中找不到他。但自己还是会越来越疑惑,如果有一天他不在身边,想他了,又如何画下来呢?可别人会说,你们俩越来越像了,像兄弟,像姐妹,像极了一个娘胎里出来一个家庭熏陶长大的同类,丢也丢不了。是吗?是吗?那么,如果有一天,你们见到一个跟我长的很像的人,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请你务必务必给我打电话!
…… >>



阿印于 18:24:2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42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炎炎夏日

行走在二环路上,皮肤一点点渗透在阳光的肆虐之下,好像烤化了一样,感觉自己就像一团发酵的面,随时都可能变成另外模样。不喜欢暴晒的感觉,不喜欢皮肤裸露在外,可北京的夏天,又何尝不是这样?每年都会疑惑去年是如何度过的,在疑惑中捱过一天天,直到终于凉爽起来。

医院的热度要小于外界,虽然身处十楼顶层,却依然有着春天般的质感。是否我们的温度调节系统被医院屏蔽了呢?空调远远还没有到可以使用的程度,连风扇都还在床下静静的躺着没有工作过一天。被屏蔽的不仅仅只是热度,还有时间。四姨妈过几天要回去了,转眼间她北上都两个月 …… >>


阿印于 17:39:5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03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记录总数2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