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6-02 Tue

他者

生命是生物链中的一道轮回。
自然,好像我们抛开物理的空间与时间概念剩下的点的存在。
保护与破坏,不论出发点的好与坏,都是改变的一种形态。
选择遗忘,让那片海原始的显现出来。
还没有发明时间机器的这个时代,我们想回归过去,比前往未来更艰难。
惟一能确定:我思故我在。 …… >>


阿印于 23:19:5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7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