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6-16 Tue

昏话

午时,北京,大雨。站在医院十层的大窗户旁看北京城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光亮全部来自天界,人类少得可怜的电能也仅仅只能照射在一米的范围之内,刹那间渺小了起来,龟行的车流穿梭在雷声当中,忐忑的心也越发微不足道了。

这两天有意无意的一直在等电话,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应该见面了,但又没有一份散漫而明朗的心致去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我觉得自己可能有一种类似电话恐惧症的毛病,倘若可以不打电话我就不会去碰它,有时候,明明知道这种毛病会造成拖延,却依旧在等待着,等待着电话铃声响起,恰好是想找的那个人,恰好是相同的话题 …… >>


阿印于 22:55:31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55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