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1-22 Thu

氤氲风速

当光可以弯折,当地壳始终在运动,貌似静止的我们看到的会是事实么?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第一次听说这句话是田家英在庐山会议上描述自己心情。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有真相。活着的人说了什么就成了什么,死去的人无法言语,也没有了辩白的可能。所以,还是是要桃李满天下吧?这样才能一代又一代不怕麻烦的去堵住悠悠众口,从而改写着历史。隔着千年的尘嚣,我们越发小心的摒弃现代文化的滋扰,可看到的依旧是丢弃着可乐瓶的现场。

昨夜的风一直刮到此时,尚未有停息的意思,不知道它想要传达什么信息?自己最近越发 …… >>


阿印于 21:56:49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36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