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1-22 Thu

氤氲风速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当光可以弯折,当地壳始终在运动,貌似静止的我们看到的会是事实么?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第一次听说这句话是田家英在庐山会议上描述自己心情。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有真相。活着的人说了什么就成了什么,死去的人无法言语,也没有了辩白的可能。所以,还是是要桃李满天下吧?这样才能一代又一代不怕麻烦的去堵住悠悠众口,从而改写着历史。隔着千年的尘嚣,我们越发小心的摒弃现代文化的滋扰,可看到的依旧是丢弃着可乐瓶的现场。

昨夜的风一直刮到此时,尚未有停息的意思,不知道它想要传达什么信息?自己最近越发脆弱,仅仅只是将张问德先生的照片贴到相册,就止不住泪水横流。不知道何年才能重返腾冲,也不知道心底的那份惆怅何日才能被弥补上。京城之大,哪里提供心灵的补给?这个太年轻的城市,承载着让我钦佩的民国大师们,又让我一次次迷失在林立的现代建筑里。为此,L说,想作一个走进去可以感动人的建筑。说完这话,我的眼睛就湿了。不敢让她看到,匆匆去倒了杯水。一个可以承载着厚重历史、可以给予轻松舒适的建筑,会不会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于我们,正值青春热血,也仅为之记吧!

那个人站在玻璃窗内向我招手,晒着太阳的感觉,有点儿快乐。喜欢眼睛近视很深的人,比我度数高的人,让我有莫名的亲切感。来自相同的世界或许更加安全。哈!1949年是一道线,线的这边那边,划分起来没有什么的道理可言,就是一条线。倘若所有的东西也如解放一样简单,恐怕生活会变得轻松很多。所以,抱歉,来晚不是错,错在出了线!不怪我,不怪他,只怪定下的那条线。

一直很想很想找到风的那条线,站在线上,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照照自己的脸,风过的痕迹是否明显?


阿印于 2009-01-22 21:56:49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36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