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1-08 Thu

往昔徒然空消逝

新的一年总是会有一些新的企盼,愿望每年都会改变,增加一些、减少一些、更换一些。然而,今年的阳历新年却没有什么想法,不知道是自己太淡定了呢?还是忙得有点儿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终于去了邯郸,没什么玄机。一直想去的地方,冬季以来的第一目标,想去也就去了,只是没想到,原本只是两三人的活动变成了九人小组,原本想去逃避的心思变成了去疯。关于响堂,关于隋窟,想的不过如同小峰的巩县,回家看看罢了。但既然带了那么多人,不是一份责任那么简单,徒然会在夜里看到睡在一旁的亲密朋友,有点儿穿越的感觉。

可能就是太理性 …… >>


阿印于 01:01:54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81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