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1-08 Thu

往昔徒然空消逝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新的一年总是会有一些新的企盼,愿望每年都会改变,增加一些、减少一些、更换一些。然而,今年的阳历新年却没有什么想法,不知道是自己太淡定了呢?还是忙得有点儿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终于去了邯郸,没什么玄机。一直想去的地方,冬季以来的第一目标,想去也就去了,只是没想到,原本只是两三人的活动变成了九人小组,原本想去逃避的心思变成了去疯。关于响堂,关于隋窟,想的不过如同小峰的巩县,回家看看罢了。但既然带了那么多人,不是一份责任那么简单,徒然会在夜里看到睡在一旁的亲密朋友,有点儿穿越的感觉。

可能就是太理性,看西厢觉得莺莺太弱,居然还抱了枕头去会张生,所以对于私奔从来鄙视。仅仅红拂有好感,也是因虬髯客的爱乌及乌。没有规划过的生活,不敢轻易去尝试,其实就算规划过还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何况一切都是未知数呢?莫非,从小就注定了我是理工科的人才么?

慌乱,其实还是有点儿慌乱,只是不同于去年赵县的慌乱,那真是太悸动,有点儿难耐。这次,太像是去寻找什么,我们遮蔽了自己的身形,外在看到的又会是什么呢?连火山都有可能欺骗我们,要相信什么呢?

明天一早要把一份报告交到客户的手上,此时距离完成任务还有七个小时。而我心却散漫在不知道什么空间。听说某个人流产了,固然那个人我实在很不喜欢,固然我也不会无聊到去劝慰她什么,但还是会有一点儿心疼,为一个即将来到这个世上而又夭折的生命。当妈妈是需要勇气的吧?我连爱情都没有力气去承载,更不要说下一代。所以,一直很钦佩那些敢将自己赌出去的女人,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愿赌服输。虽然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流产的女人,虽然真的不好看她的婚姻,但还是希望她不会太糟糕。

白天去老天文馆转了转,修葺一新没有了当年脏兮兮的感觉。服务员都穿着红色的大衣,很有白领的样子,高高直直着站在哪儿,怎么都不觉得像是一个科普单位。我最头疼的公式突然一看就明白,而我记得的滚轴却不存在了。1957,这个数字距离今天多远?

其实日子过的并不快,但很多事情却想不起来了,曾经笑得一塌糊涂的典故、曾经不可遏制的激情,都像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变得模糊了,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才终于趴到了现在的这个高度上。而以为可以淡忘的遗憾与尴尬却又始终忘不掉,每每会敲击的梦境,让夜过得不那么安详。记忆这个怪物,真是不受人的控制啊。倘若不是真的相信的科技没有那么发达,我几乎会疑心自己是否被疯狂科学家更换了。原先那个不是现在的自己,现在的这个的也从没有去做过原先的那个所做过的事情。一切就好像嫁接一样,将苹果树的记忆生生放到了海棠身上。

不高最经典的一句安慰我的话就是,苹果有苹果的人生。那我现在究竟是过着苹果的人生还是过着海棠的人生?明天倒要问问他了。哈!


阿印于 2009-01-08 01:01:54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03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