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1-29 Tue

我们的《父亲》

相信年过40岁的人,会知道罗中立的名画《父亲》
相信你看过随手的这张图片,会让你为之潮涌
老兵曾经年轻。老兵曾厉害。老兵曾让鬼子胆寒
如今,你我是否在看这张照片的时候独自伤痛
是的,你无法拒绝他忧伤的眼睛。那是一把刀
那刀曾杀过鬼子。可是如今呢?
那泪水和着鲜血一起消失了吗?
那痛苦和着期待一起向我们走来

是的,小站与长城同在
是的,老兵与后来者同行
随手,随手,仅仅是随手一拍吗?
震憾,震憾,他记录了庄严的诞生
老兵的泪水,在挖我们的心
老兵的泪水,洒在孤独的长城
…… >>


察哈尔于 14:40:06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81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