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1-01 Tue

壶口大写意



我注意到大凡真正见过黄河的人,从来不是那种故作情趣高雅、鉴赏力极强的侃家。俗人总想从自然中寻找到一个绚丽辉煌的光环。而要进入一种顿悟状态,却不是蜻蜒点水、走马观花所能得来的。那需要有在一声沉重叹息之后,把自己的交付进去的勇气才行。
在壶口瀑布面前,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有形的羁绊。在秦晋峡谷,面对黄河苦难的扭曲,你怎么可以平心静气地玩味呢?历史在黄河古老的磨道里被碾得那样沉重、缓慢。你只要听过河套边上的走西口,那曲调的雄浑苍凉,便会在生与死、爱与恨的噩梦中,领略它的全部悲壮与温馨 …… >>





察哈尔于 22:12:50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407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猛士出燕赵 浩气荡云天

猛士出燕赵 浩气荡云天。
惊鸿一回首,岂敢留英名?



察哈尔于 10:50:10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462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2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