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1-29 Tue

我们的《父亲》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相信年过40岁的人,会知道罗中立的名画《父亲》
相信你看过随手的这张图片,会让你为之潮涌
老兵曾经年轻。老兵曾厉害。老兵曾让鬼子胆寒
如今,你我是否在看这张照片的时候独自伤痛
是的,你无法拒绝他忧伤的眼睛。那是一把刀
那刀曾杀过鬼子。可是如今呢?
那泪水和着鲜血一起消失了吗?
那痛苦和着期待一起向我们走来

是的,小站与长城同在
是的,老兵与后来者同行
随手,随手,仅仅是随手一拍吗?
震憾,震憾,他记录了庄严的诞生
老兵的泪水,在挖我们的心
老兵的泪水,洒在孤独的长城
老兵应该躺在功劳薄上品茶
老兵不应该如此苍桑凄惨

穿过岁月的风雪
让我走进你潮湿的目光吧
你的胸前应该洒下一束温暖的阳光
落满征尘的不是军帽
但我知道那顶蓝色的普通帽子上
是你最亮的地方
在我们无数次走过的长城脚下
昔日啊,那是一片斑驳的土地
军功章和鲜花正灿烂开放
呵呵,他的脸上刻下了昨日的苍桑
呵呵,你的目光垒筑成坚实的屏障
硝烟漫漫挡不住如火的豪情
车轮滚滚方显出八路的昂扬
60年前,所有的日子都在流血
60年后,封存的枪剌依旧闪亮
士兵应该成为一座跨越世纪的丰碑
我知道那是普通一兵永远的渴望
敬礼!老兵
敬礼!父亲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11-29 17:52:21


察哈尔于 2005-11-29 14:40:06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50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