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1-24 Thu

感谢司令:割不断的战友情

23日一上班,我就给司令打了个电话。司令正在医院检查。他知道我想要什么,想说什么。他说我把你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他所说的“他们”是我的老战友,我的老首长。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们曾任“老三团”的团长、副团长、副参谋长、作训参谋、特务连连长,“老一团”的团长。整整二三十年了,没和他们见过面。一边和他们聊着,一边独自落泪。
十几天前,我收到司令的一个小短消息,我才知道他原来也是从红一师出来的。他说的几个人我全认识。
老程当过我的团长。那时我是他旗下的干事。后来他从我团调到守 …… >>


察哈尔于 06:14:29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56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