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1-24 Thu

感谢司令:割不断的战友情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3日一上班,我就给司令打了个电话。司令正在医院检查。他知道我想要什么,想说什么。他说我把你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他所说的“他们”是我的老战友,我的老首长。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们曾任“老三团”的团长、副团长、副参谋长、作训参谋、特务连连长,“老一团”的团长。整整二三十年了,没和他们见过面。一边和他们聊着,一边独自落泪。
十几天前,我收到司令的一个小短消息,我才知道他原来也是从红一师出来的。他说的几个人我全认识。
老程当过我的团长。那时我是他旗下的干事。后来他从我团调到守备师,又从那里随司令一起调入武警。任某支队队长。现在从正师位置退了。
老杨是我真正意义上老前辈了。我们是一个连出来的。只是可惜我在特务连当兵的时候,没见过他的风采。他是我们特务的老连长。1977年我在的时候,他早就离开那里了。抗战前后徐信总长曾在我们这个连呆过呵.
老三团的郗副参谋长,是我当班长时的青春记忆。改不了啦。虽然他当过老三团的副团长、老一团的团长,但我还是习惯地叫他“郗副参谋长”。1979年是郗副参谋长送俺上的军校。那时,他教我们学文化、看我们训练、和我们一块打球。我特喜欢他字正腔圆、底气十足的京腔。嗓门极大,人也精神,十分厉害,心却极好。常给我“前门”抽。现在,我在此电话中却听到了他沙哑的嗓音,让我心酸。那时应该不时兴“贼哥们”这个词,但那时的官兵关系亲如手足。怪不得有战斗力呵。
历史有时让人心醉,也让人伤感,但更多的是让人心存念想。是的,我想他们。
郗副参谋长问我什么时候你来呵,我们战友聚聚。我说听司令安排吧。他还说,你说我怎么那么像姜大牙呵,是的,军人就应该像姜大牙,敢恨敢爱,敢做敢为,不然我们部队还有什么战斗力。
这些职业军人,至今还怀念着难忘的军旅生涯。渴望着血与火的生活。是的,他们也生不逢时,他们是70年代中末、80年代初在老三团、老一团的任职。如果他们赶上了抗日的烽火岁月,他们绝对是一员战将呵。姜大牙是他们的精神化身,难怪他们喜欢。
顺便说一句,他们对内蒙、山西、河北一带人熟地熟,说不定日后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呵。
放下电话,我的泪就止不住掉了下来。
感谢司令,司令保重。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11-24 22:25:22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11-26 22:49:22


察哈尔于 2005-11-24 06:14:29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29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