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12-11 Tue

雪话

北京城里下雪了,在12月10日的清晨,打开窗户看到的就是一片雾霭茫茫之下的城市,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透亮的感觉,虽然属于我自己的今年第一场的雪已经在崇礼见过了,但还是有一些心动。妈妈说要给我在院子里面照相,后来还是因为赶着上班怕迟到而作罢。没想到,中午竟然可以遇到御用摄影D,只是那偷拍的效果一定很诡异。嘿嘿!顺便谢谢御用摄影D同学啦,很开心你能记得我们的约定:)

晚上请认识了二十四年的女友娟儿吃饭,作陪兼司机的是俺最初的那个小K,他们俩说彼此已然有17年没有见过了,又说这个约定风雨无阻。屋外细小的雪花, …… >>


阿印于 03:07:0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72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6) | 标签:  


2007-12-09 Sun

俺喜欢的二战敌军帅哥

16岁那年,第一次看到ME262,就爱上了它。令俺激动的不是它在喷气机发展史上的战略地位以及划时代意义,而是它的靓丽外型与其背后的那些挫折命运。因为ME262所以喜欢上二战期间的敌军——德国&奥地利帅哥,是否会被认为很没原则呢?嘿嘿!好友毛毛总是指责我喜欢一些已故的帅哥,不过,那可是驾驶过ME262的帅哥啊,真是太酷了!!!

恰好两个帅哥都出生在12月。权且也算纪念一下啦!盟军们别骂我哦~~~嘿嘿!

————————

Walter Nowotny ——沃尔特·诺沃特尼少校
德国空军排名 …… >>











俺的最爱ME262秘史


阿印于 13:14:21 发表在分类:宝贝箱子
(4978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7) | 标签:  


2007-12-06 Thu

抓狂的肩膀&无力的文字


不知道释迦看到我在窗前费力的去解读他坐下的莲花,会有什么感触?我却是在茫然的思绪与肩膀的疼痛当中,用那首《封神榜》的片尾曲“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功名利禄全抛下……”来瓦解我几次要罢工的抗议之声,来消磨着从11月末以来持续的困意。几次挣不开的眼睛打架的思绪,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躯体放在一边的床上,几次又被肩膀的疼痛唤醒,这倒好,都不用头悬梁椎刺骨了。呵呵。很难得一个东西可以让我没有一点儿头绪,昏昏然然间,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修成正果?

周二那天接到电话还可以笑意盈盈,可待收到提纲之后,真是有点儿动怒了 …… >>



阿印于 02:11:00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69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4) | 标签:  


2007-12-05 Wed

失眠

失眠是一种药
清理内存
打通关节
增长内力


阿印于 01:11:57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5022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6) | 标签:  


2007-12-04 Tue

《当你老了》

昨日午间,我家皮皮突然采访我,问我对于爱情与婚姻的看法,认识那么久了,愣不丁儿问起来,貌似有一些滑稽的感觉,不过,我没有笑,而是很认真做了答,因为,大家彼此太过了解,那些言辞都不用闪烁,朴素到了极点。前日,跟小峰儿聊到坚守的话题,延绵到不知道几个世纪之后的长远,同样,在午夜有一种冉冉升起的感觉。今日,想到这首诗,用来送给我家皮皮跟小峰儿吧!姑且借用“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的典故吧。嘿嘿!


《当你老了》
(爱尔兰)叶芝
袁可嘉 译
 
当你老了 头白了 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 …… >>


阿印于 23:29:51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5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7-12-03 Mon

任他明月下西楼

在秋风秋雨愁煞人的这种季节,站在夜晚需要有一条围巾的后海水边,灯红酒绿伴随着摇楫荡舟于孤月之夜,想古今趣事,才子佳人一段偶成,又怎不为之脉脉含情,沉吟至今?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怎及“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的无奈与萧瑟。传说王实甫写至此而情深难抑悲痛欲绝。可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仅仅是王实甫的一厢情愿,唐代发生的那段悲剧,又有多少人会去喜爱?

唐朝大诗人元稹,虽为名诗人,後且身居高官,以人品论,并不见重於世,曾被陈寅恪先生讥讽为“巧婚” …… >>


阿印于 15:50:21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482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1) | 标签:  


2007-12-02 Sun

爱情与二奶

看到一篇东东,很有感触。说到陆小曼的骨灰已经在上海殡仪馆存放了很久了,很多人都希望可以见证陆小曼与徐志摩的旷世爱情,将陆小曼的骨灰送回徐志摩的老家海宁,与徐志摩合葬,甚至动用了政府的力量,但遭到徐志摩后人的强烈反对。理由很简单,陆小曼并非正妻。按照规矩,徐志摩有正妻张幼仪,陆小曼是没有资格与徐志摹合葬的。

说到底,徐志摩如何爱陆小曼,陆小曼如何为了徐志摩而改嫁,两个人的爱情如何如何浪漫轰动,成就一段佳话,可在海宁徐家那种诗书传世的大户人家眼中,陆小曼永远都只是二奶,两个人的爱情也不过只是一对风流男女 …… >>


阿印于 23:18:29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73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27条 页次:2/2 每页:20条 上一页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