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12-11 Tue

雪话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北京城里下雪了,在12月10日的清晨,打开窗户看到的就是一片雾霭茫茫之下的城市,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透亮的感觉,虽然属于我自己的今年第一场的雪已经在崇礼见过了,但还是有一些心动。妈妈说要给我在院子里面照相,后来还是因为赶着上班怕迟到而作罢。没想到,中午竟然可以遇到御用摄影D,只是那偷拍的效果一定很诡异。嘿嘿!顺便谢谢御用摄影D同学啦,很开心你能记得我们的约定:)

晚上请认识了二十四年的女友娟儿吃饭,作陪兼司机的是俺最初的那个小K,他们俩说彼此已然有17年没有见过了,又说这个约定风雨无阻。屋外细小的雪花,融合暖暖的涮肉,让俺一直在傻傻的笑,但困倦的眼睛还是让两个人心疼不已,早早就把俺送了回来。可禁不住那些点滴,还是在家门口持续了两个钟头的留白。小K说,他突然心跳有一些加快。我笑,不会吧?又不是十五六岁的男孩!

有时候会感叹,时间真的是太漫长了,十七年抑或二十四年,就都可以这样无声无息的溜走,当年的小丫头已经变成了大姑娘,还是那么单纯善良而乐观,而当年的小帅哥已经成了孩子的爸爸,平添了一些成熟男人的责任感。回城的路,刻意走过了礼王府,我没异议,岁月淡淡的留在那片高墙之外,究竟消失的又有多少呢?拼凑而起的记忆,竟然也是那么圆满。第一次感觉到,其实一个人并不孤单,不需要再去雇佣一个史官来记下所有的故事了。那些,可能发生过或者未曾发生的事情,它们,已经写进了我所热爱的古建档案。

姐们儿打电话过来哭得一塌糊涂,小K还没走,看着我一脸紧张有一些茫然,用眼神问,是否需要他载我过去,我也有一些无措的焦躁。从来只见过这个姑娘笑,像春天拂过面的轻风,却没想到哭起来这般让人心碎。这个不太有规则的时代,爱情打着各种旗号在招摇撞骗,总说擦亮一双眼,可擦亮又何尝那么容易了。我只能叹口气,然后继续皱着眉头耍着贫嘴逗着她笑了起来。突然想到《编辑部的故事》,濮存晰演的诗人说,人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一个飘过雪的夜晚,一个女孩子,在失落的爱情面前,第一次觉得委屈了。其实那种夜晚,每个人都会经历过。

在N久N久之后,我终于挂了电话,却突然听到小K叹了一口气,说那个以后当我老公的男人还要断后吧?我笑,是啊,所以那个人很难找呢,不仅要听我唠叨,还要没有怨言地让我去听别人唠叨。他也跟着笑了。

回家继续赶工,翻看着有关白蛇传的故事,竟然,一次次被感动,乃至到了此时。一场人与妖的爱情,等待了千年的光阴,是否值得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了。喜欢那一抹清丽淡淡地又飘了千年,固然,杭州已经面目全非。如果一个家变得连主人都认不出来了,那究竟是好还是坏呢?所以,杭州始终不是我的家吧!

一场雪,一段雪话。。。


阿印于 2007-12-11 03:07:0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75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