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3-23 Mon

溜走的時光

昨天中午,进门放下书包就興奮的拿出签名本給老爸看,他指的那兩個字說,用了零聲母。哦?零聲母?我再仔細看看,可不麽?難怪會是一樣的偏旁,只因為並不發音,然後我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名字的發音居然都是韻母音,聲母是借過來當擺設滴,本身並不發音。本名如此,小名如此,網名也是如此。。。

拼音,從沒上學的時候就開始學習了,使用了二十多年,貌似已經很熟稔了。而且身邊全是拼音學的大師,可我愣是直到昨天才發現自己名字的秘密,是否有點兒遲鈍呢?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寶藏一樣的山,流連 …… >>


阿印于 16:07:0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65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