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6-22 Mon

如花美眷

有时候认识一个人太久了,了解他的习性,懂得他的作息,甚而熟悉到骨子里,反而会忘记他的样貌,不记得他是否戴眼镜,不记得他是否头发浓密,也不记得他的身高。没有一样可以寻找的特征,却不会在人群中找不到他。但自己还是会越来越疑惑,如果有一天他不在身边,想他了,又如何画下来呢?可别人会说,你们俩越来越像了,像兄弟,像姐妹,像极了一个娘胎里出来一个家庭熏陶长大的同类,丢也丢不了。是吗?是吗?那么,如果有一天,你们见到一个跟我长的很像的人,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请你务必务必给我打电话!
…… >>



阿印于 18:24:2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22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6-02 Tue

他者

生命是生物链中的一道轮回。
自然,好像我们抛开物理的空间与时间概念剩下的点的存在。
保护与破坏,不论出发点的好与坏,都是改变的一种形态。
选择遗忘,让那片海原始的显现出来。
还没有发明时间机器的这个时代,我们想回归过去,比前往未来更艰难。
惟一能确定:我思故我在。 …… >>


阿印于 23:19:5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74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5-30 Sat

执着

因为爱,所以执着。
可佛家偏说,执着恰恰是一种错。
万物均有灵性,众生平等,佳丽如云,如何只能爱着那一个?
可弱水三千,只那一瓢足饮,奈何?
功名利禄原本粪土,风花雪月亦如过眼云烟,
纵是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身在红尘之内,人在是非之外,
然则,良辰美景明月夜,又怎多叹一句:明月清风赋予谁。
道不同,不与为谋。
良伴同行,方途不觉远,快马加鞭,山一程又水一程。
多才惹得多愁,多情便有多忧。枉相思,花自飘零水自流。
明知不能留,当不会强求,天下事不了了之,天地之间才自由。
天若有 …… >>


阿印于 22:50:0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86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5-04 Mon

收音机

熟悉的声音,在海平面上飘荡,掀起层层波浪。
午后的风筝,在石拱桥上飞扬,带来片片风情。
如果温和也是一种麻药,多少人会沉醉其中呢?
如果依赖也是一种长久,多少光阴用来挥霍呢?
日出般的纯粹引领着儿时的天真。


阿印于 23:00:15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42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1) | 标签:  


2009-02-26 Thu

晒晒小虎儿2












阿印于 21:15:20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13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晒晒小虎儿

庆祝小虎生日,偶也来晒晒自己私藏的种种小虎儿们~来~操练起来!











阿印于 21:09:30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50502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8) | 标签:  


2009-02-23 Mon

给鲸鱼一点儿关爱!

你们觉得这个人是我吗?是我吗?哈哈哈!


阿印于 17:49:55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984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7) | 标签:  


2009-02-22 Sun

三陪很辛苦

VIP同学M进京,带了设计师耗子同学,偶自然全程陪同,推掉与疲疲、小峰、小向以及其他人的本地约会,将所有的时间全部奉献给他了。从变态烤翅到798,持续几天的户外运动,终于让我体会到了北京的冷,嗯,开始还嘲笑他们内穿背心外穿羽绒,十足的不知冷暖,可仅仅只有三天就冻得我浑身酸疼乃至不得不泡暖水袋才能入睡了,原本已经好了的感冒又有一些滋生的苗头,嘴角的跑也开始蠢蠢欲动,想想,这番罪遭受的不过只是源于对北京气温的不了解,乘坐交通工具出入不同的办公室之间,温度是26度的上限,而户外反而陌生了起来,貌似还是外地入京人 …… >>




阿印于 15:47:23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97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4) | 标签:  


2009-02-12 Thu

《经过》

“这里有一个在山中的博物馆,她原来只是想暂时经过这个岛屿,可是,命运却让她留了下来。”
“有些事情的残缺,是一种必经的过程,就让它这样吧。”

作为台北故宫80周年院庆片,需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反而难以承受那份绵延感,因此无论如何噱头,始终敌不过那些库藏的艺术瑰宝的自然,而采用一条文艺片的路线,或许它的慢线条会有一点儿沉稳安静的感觉,却始终离历史与艺术太远。

它不是一部好电影,却还是会忍不住想找出来看。。可能,这就是那份情感使然……
…… >>

台北故宫八十年院庆剧《经过》


阿印于 23:32:1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64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2-05 Thu

幸福的滋味!

幸福的滋味,就是看到喜欢的画,还被善良的帅哥允许合影!哈!我爱科学家!
谢谢Sking摄影,谢谢wenbo特许!





阿印于 21:33:58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77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1-19 Mon

粉—绿色的邂逅

谢谢Y君!嘘~秘密!吼吼!


阿印于 21:46:47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70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1-07 Wed

刀刀有了表弟

刀爸終於給刀刀設置了一個表弟沙皮,讓刀刀成熟了若干,不會在午夜一個人徘徊街頭體會孤單寂寞與失落,而是多了一份責任,照顧表弟的責任。對於家庭、對於社會的責任,讓刀刀長大了,或許也是刀爸的寫照?稀飯刀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爱的沙皮表弟:

趁还有力气,我想告诉你,任何事情,都不要在深夜里做出决定。无论多急,都请一定等到天亮,等到阳光再次照耀了大地。那时,你再决定也还来得及。

你千万要小心,黑沉 …… >>









阿印于 14:44:05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48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12-05 Fri

塞维利亚的夜晚

晚上跟疲疲去看了《塞维利亚》,玛丽亚·佩姬真酷啊!真是太喜欢弗拉门戈了!

塞维利亚是佩姬的故乡,也是弗拉门戈的诞生地。而《塞维利亚》并没有太多的章法可言,体现的是佩姬对于弗拉门戈的个人理解,也是弗拉门戈在塞维利亚不同的场所展现的风采,街道、学校、王宫、斗牛场等等通过弗拉门戈演绎出来,融合着独特的佩姬式风格。卡门的跳房子细节,闪光的舞鞋,以及结尾的蓝色海洋,所有的一切都是佩姬对于舞蹈的理解,来自她的生活,她的家乡,她所走过的路与时光。疲疲说,弗拉门戈是一种对于生活解读之后的渗透。其实,所有的艺术无不如 …… >>





阿印于 23:33:19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55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06-06 Fri

穿越

我捧着两盆长寿花行在上班的路上,司机师傅说,空气是这样的糟糕。仙人掌都难以存活的办公室,为什么我们一直活得好好的呢?

双脚并拢笔直站在电梯间的门口,小峰说,身体是这样的虚弱。连左右肩膀的高度都开始不一致了,为什么我们还一直忍耐着呢?

同事MM发烧的时候,我跟姐们正坐在团结湖公园对面的梅园,曾经熟悉的地方依旧,而身边的人却一岔又一岔的改变着,为什么我们总是在PASS呢?

大叔说不知道Versia是谁,我紧张得以为手术有了后遗症,凶狠地嚷嚷敢不认识我就打他屁股!他却继续说,也不认识那个叫“打 …… >>


阿印于 22:59:59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61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05-23 Fri

美丽约会星期四


跟胖鱼姐姐约在朝外的华普门口见面,她先到了说在谭木匠等我,进去发现那个可爱的人儿一如以前的清澈,欢喜,两个人手拉手去了旁边的常州办。跟胖鱼姐姐认识好多年了,一直很喜欢她,觉得她聪慧、善良、开朗,是个将生活过得很自主很随意很舒坦的女人。第一次听说她叫胖鱼,还以为应该是个胖胖的姐姐,到自然之友的办公室去谈事儿,寻觅了很久也没见胖姐姐的身影,问了梳着两条麻花辫子的瘦瘦的姑娘,胖鱼在么?她笑眯眯看着我,没说话。我又说,真不巧啊,麻烦你告诉她我来过了吧!麻花辫子的瘦姑娘继续眨着眼睛笑着回答,好吧!。。于是,失望 …… >>


阿印于 11:23:11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62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05-10 Sat

阿斯旺

久远的记忆承载于器物上被千百年的风流洗涤 再次相逢 轮回之外的珍惜
他们说 只有那一天 太阳照到神庙的那一间 婆娑的爱情才会上演
我等了几年 才发现 全球的科学家也抵不过那道神权的威力
喝下孟婆汤后的记忆 原来 竟是叹息?


阿印于 17:16:22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44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05-01 Thu

粥而复始

草长莺飞
天璇地转
偶尔也会呻吟几声


阿印于 23:21:16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0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8-04-23 Wed

被放置的情话

这是疲疲很喜欢的一幅画,为此,她还特别买了一张复制品。相比我的暴力美学,疲疲所喜欢的似乎就唯美与柔和多了。这幅画名为《情话》,英文名“Idyll”,是新古典主义大师威廉姆-阿道尔夫·布格罗(Bouguereau,Adolphe William)于1851年12月6日至1852年4月10日之间的作品。说到布格罗,这个画家很有趣,因为他在历史上以拒绝莫奈而闻名。从而,被定性为保守派的画家。

不知道是否因为反对莫奈,当印象派变成了小资们的口头禅的这个时代,现在主义风行在世界各地,布格罗的画也被称为“画法陈 …… >>



阿印于 23:36:11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812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2008-04-22 Tue

相思已是不等闲

这是我此番最喜欢的一幅作品。它的英文名为“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的意思大概是“小别胜新婚”,嘿嘿。但是我更喜欢它现在的名字“相思”。相思可以是没有婚姻界限当中的一种遥想,个人觉得比闺中小妇的那些怨多了一些粉嫩的色彩。

John William Godward是阿尔玛-塔德玛的追随者,这位新古典主义的继承者同样致力于大理石阶环境下美女画的创作。鲜艳的色泽让复制品永远不可能代替,永远没有一种成像可以表现出原作的风貌,一切,任何一切的模拟方式都不可能让人感 …… >>



阿印于 20:43:35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5065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8) | 标签:  


玫瑰与暴力的美学

和尚君说俺喜欢暴力美学,如果说喜欢《埃拉加巴卢斯的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与《克娄巴特拉用死囚尝毒》(Cleopatra Trying Out the Poison on Prisoners Sentenced to Death)就是喜欢暴力美学的话,那好吧!我承认。

据说,埃拉加巴卢斯是罗马历史记载的残暴昏聩而短命的皇帝,他原名瓦里乌斯•阿维图斯•巴西亚努斯,因崇拜非尼基性爱之神埃拉加巴卢而改名,这位被认为长相俊美的小皇帝年仅18岁便被部 …… >>



阿印于 16:25:15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9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78条 页次:2/4 每页:20条 上一页 下一页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