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3-02-19 Tue

八卦无处不在——北平艺专西画展之浮想


一直不喜欢徐悲鸿,虽然集他之力汇他之财得以让《八十七神仙图》回归中土,虽然蒋碧薇的裸女图着实很美,但仍然不喜欢他。原因无它,在他的勤勤恳恳之下,中国美术走向了摒弃国画之风韵而完全写实的道路,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越走越远。我喜欢的绵骨画法因而逐渐失势,渐渐沦落到冲马桶的命运,因而无论徐先生如何勤勉,其左右风向的举动,其无法包容国画的专制,还是让我无论如何喜欢不起来。但却不影响我还是偶尔会去徐悲鸿纪念馆凭吊一下,即便是工作的目的仍会在他的画作之前停留许久,乃至连片段的新闻也不放过。我,是不是很严肃认真呢 …… >>



阿印于 12:47:59 发表在分类:走走停停
(39443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5)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