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3-02-19 Tue

八卦无处不在——北平艺专西画展之浮想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一直不喜欢徐悲鸿,虽然集他之力汇他之财得以让《八十七神仙图》回归中土,虽然蒋碧薇的裸女图着实很美,但仍然不喜欢他。原因无它,在他的勤勤恳恳之下,中国美术走向了摒弃国画之风韵而完全写实的道路,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越走越远。我喜欢的绵骨画法因而逐渐失势,渐渐沦落到冲马桶的命运,因而无论徐先生如何勤勉,其左右风向的举动,其无法包容国画的专制,还是让我无论如何喜欢不起来。但却不影响我还是偶尔会去徐悲鸿纪念馆凭吊一下,即便是工作的目的仍会在他的画作之前停留许久,乃至连片段的新闻也不放过。我,是不是很严肃认真呢?哈哈~

废话少说,今遭的话题是中央美院为着梳理它们混乱的历史而作的北平艺专西画展,中央美院在混乱的世纪中,正是被徐先生带进入了黑暗的时代,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历史,不断变化的生日,一会儿九十多了,一会儿才六十出头,连到底是谁组建了学校尚且有多种说法,为绑着蔡先生的大腿,还是将他抬了出来,而为着齐璜的声望,又将原本老林的功绩变成了徐的邀请,一切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在修史成风的中国,在长征仍旧档案健全的某党领导之下,尚且如此不堪,其根基之浅可见一斑。

一直倒是很喜欢王璜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履生太让我失望所致?国家级的博物馆烂到连灯光都布不好,说明错误百出,还要告知那是学得是巴黎,玩的就是专业,您还不专业,我实在没有心思再一一点评其它管理疏漏。深受岭南新潮影响的王转调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之后,果然大气晚成的美术馆有了一些新的风貌。终于开始摆脱徐的阴影,有些追溯前朝了。所以才会有高卧阔游的屏风展吧?虽然只有寥寥几幅,与之大气磅礴的宣传单形成鲜明的对比。虽然仍是徐所钟爱,但至少是抬出了袁江啊。徐说此幅匠气十足的屏风好过四王吴恽,虽然那六个人也不见得多美妙,虽然我钟情界画,但如此评价,倘若没有趋奉物主的意图,则不免让我不厚道的疑心那八十七神仙图是否真是他所钟爱了。

从北平艺专西画展上可以看出中国美术的发展道路,从西画渐入,留学欧洲的画家们将游历所学带回中国,到那些中西合璧的方式渐渐被摒弃,徐派开始荣登高位,广收徒弟博种后世,渐渐中土只有徐之一派,而无它了。北平艺专也从开始之辉煌灿烂终于在天朝建立之后归于平淡。相比杭州艺专在老林的自由思潮下灿烂绽放。不能不说政治对于艺术的影响之深厚,竟然让一个没有经过那种举国青一色那个年代的我产生心痛。纵观整个画展,徐之人体固然精妙,常书鸿之静物却凝固而灿烂。但也只是芳华一瞬,落幕在动荡的时代。常终于去了敦煌,开启了另一片天空。由此,常何其幸,敦煌又何其幸!

上次在中国美术馆看孙宗慰的画展,仍只是为着敦煌的速写而去,有些小小的惊艳。只觉他受张大千影响颇深,所以逃脱了那种模式化的勤勉。在馆藏这些画作面前,他果然有资本好评如潮。反倒是宋步云,《白皮松》一气呵成,却因为与徐有着悠远、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而蒙受不公正待遇,又因自己无从完成以主题性绘画为趋势的作业而饱受风霜之苦,加之留日的一脉始终处于欧洲圈之外,其晚年之落寞可谓驽信师道所致。提到此,想到老爸说郭沫若晚年之凄凉,我想徐恐怕也是如此,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没成事之前大家都是兄弟,一旦成了事连亲儿子都保不住何况还是没磕过头的门徒。

最有意思的还是齐振杞,倘若没有徐在报纸上公开为他维护而发表的那段指控,我觉得他断不该如此尴尬。要知道我对徐派门生的了解实在有限,未曾考证之下,一直以官方的说法为实,觉得他之惨死乃是白色恐怖下的一场阴谋,如同不爱洗澡的闻一多,如同以绯闻而终的李公朴,虽然可惜,但仍觉得一个画家玩政治就是作死。但却没成想,此番徐大师为其伸冤的新闻原告公开出来,虽然标题非常唬人,用了“暗杀”两字,但却不过是他得了痔疮手术之后没有得到良好的护理引发感染而亡。庸医杀人固然可恨,但白色恐怖却还不至于。徐为爱徒又是登报控诉又是联合律师控告,观徐对齐之用心良苦,倒是他眼光果然独到,齐倘若不死,以其才华,当是徐之良将。

有人说民国风情如何旖旎,那时的上流社会女子各种明眸善睐,可其实那才真真是金钱打造下的华丽。都说今天的官二代如何如何,其实民国也同样如此,只是那时我们觉得必然,而今觉得不齿。可以留学固然是庚子赔款美国人比较会打心理牌,但也不乏家底殷实的保障。所以在大家都在抓生产的时候,萧淑芳出国也就不足为怪了。我还是在上次中央美术学院的萧淑芳个展上才知道她家的背景,恍然间明白众多闲情何处而来。不过,萧以国画启蒙,她倒是十足的不吝门派就是了。因此她才可能跟同样门户观念并不强的吴作人结为夫妇吧?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展览之外,我虽然不喜欢徐,但是却对廖静文颇为敬重。当年央美搬迁王府井的房子,她一个年迈老太太跳出来呐喊,深得我心。洋洋大国之首府,黄金地段竟然容不下一个小小的美术馆,这让中国画坛如何存世,这让文艺青年们情何以堪?!说什么郊区房子大,说什么给的地块好,无不都是扯蛋!在徐派渐渐势微的当下,廖以一己之力维系着徐的体统,不管是纪念馆还是遗孤。固然我不喜欢徐,但仍旧为廖而感动。19岁,一个女人花样的年华啊。看到徐给廖的画像,可知徐这一辈的情感只给了蒋碧薇,他人争不得,而廖也聪明得不去争。说话我一直对蒋无感,不喜欢也不讨厌,面对国内一水儿的负面谴责,倒是觉得有些偏颇。当年徐志摹抢到了北平的风景陆小曼,却无力让她过着名媛的生活。徐悲鸿拐走了蒋家大小姐,却一样无法让她过得舒心。我始终觉得,这是男人的能力问题,无关女人之身价。固然勤劳简朴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凭什么大小姐就一定要跟贫穷贵公子粗茶淡饭?

好啦,此乃写完主流文章之后的不吐不快,仅算作一个番外篇吧。哈~八卦告一段落,继续我的主流文学去~哈哈!




阿印于 2013-02-19 12:47:59 发表在分类:走走停停
(3944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