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0-12-11 Sat

冰点

心,有点儿疲惫。身体也渐渐觉得寒冷起来。蜷缩在被窝当中,一阵阵的发抖,原来,我是这样怕冷!冷到彻骨的寒!寒到心都觉得疲惫。看老道的脸,一日消瘦一日丰腴,总有份担心在里面。看我的饭盒,一日浅过一日,那日老道终于看不过去,逼着我将锅内所有的米饭尽数下肚方才准许我出门。责备中的爱,浓浓的,笑颜中的泪花,让人有那么一点点会觉得心酸。午夜2点,骚扰S君,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慢条斯理的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昨日不成,今日出去必定可成。笑。Z君给了一个锦囊,但暴躁如我,是否可以坚守住一年之久?仍是未知的答案。 …… >>


阿印于 20:18:06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844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1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