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8-05-21 Wed

拔牙纪

一直阴霾的心情,因为拔牙而豁然开朗了些许,走在回家的路上,顿时觉得阳光也和煦了很多。那颗困扰了一年半之久的智齿,终于拔掉了。还没嚷嚷说不想打麻药,左侧的脸已经开始麻木了。想了想,也没弄明白什么时候打的麻醉剂。继续东张西望,护士MM在一边说“咬住”,很听话咬了下去。然后,看到李大夫摘下了手套,正在疑惑呢,他却笑了,还不下来啊?继续疑惑看着他。护士MM笑了,已经拔完了。瓦!这么快?咋都不疼呢?没办法说话,快速从治疗椅上爬下,用余光扫了一眼盘子里面被血糊着一团模糊的智齿,顿时心里轻松了很多。李大夫冲我招招手,一 …… >>


阿印于 20:52:58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908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5) | 标签:  


哀悼第三日

疲疲说,很无力。我点头,同样叹了一口气。

人在濒临死亡之前那一刻会有众多的表现,从容的让我们感觉到大义凛然,微笑的让我们觉得视死如归,但更多的却是挣扎,扑腾在生与死的那道门槛上,抓住救援的手就再也不会放开,灵魂在那一刻是涣散却紧张的,那种对于生命的渴望与企盼,又无法达到的悲哀与荒凉,还有自己无力去挽救的落寞与心痛,交织在一起,才是人性的平凡。而能够承受住的人,绝对是勇士。不是所有的人我们都能救下来,也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可以在我们的帮助之下获得延续,生生死死,谁都说不清楚到底哪个家伙才是裁决者,看着无辜 …… >>


阿印于 14:28:32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28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记录总数2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