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3-30 Mon

对话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昨日奔波的间歇去了一趟邮局,给芳老师寄出那本郑老的书简,给老家的表兄、表妹汇去祭祖的心意。原本这钱、这书都应该是上周的任务,无奈耽误了几日。芳老师说,好书不怕晚。表兄说,已经替我们去祭拜过了。这种日子的家乡,应该正是杜鹃满山的春日景象吧?可京城却还是冬日的清冷。深深吸一口气,都会觉得透着刺骨的寒。电器化的社会,可以用空调来取暖,可那些生活在大自然中的花儿又该怎么办?

想到那个久远的故事:葛巾。古代男人们期待的总是美女会各种的法术,所以会有各种名目的仙女爱上了人间的男人,从皇帝的侄女到花仙、鱼精……其实想不通,天上那么多帅哥,为啥有法术的漂亮女孩一定就要嫁给人间的男子才算是获得了真挚的爱情呢?白蛇传演绎千年的爱情神话,可其实她也只是妖孽故事的再加工罢了。进而有人考证说,就连人鬼恋也可能只是盗墓的一种变化。如此,花儿还是跟花儿在一起吧!至少了解,才会安全。

我们吴家最优秀的那个男人,拉着我的手逛过黄鹤楼,那会儿我在忧愁,愁是爱A还是爱B,今后的日子该如何?两个人坐在树下,喝着一壶乌龙茶,他听我慢慢的说,没有任何的指责。然后是江边的晴川阁,他指着长江大桥说,很多时候,现在的疑惑并没有什么。那是我16岁的冬天,为了数学不好的事实投奔才华横溢的堂哥。同样是我们家最优秀的这位男人,拉着我的手走近宾馆的房间,那会儿我还在忧愁,愁是去A地工作还是去B地工作,该投身哪一国?两个人坐在屋内,他看着我轻轻的说,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选择,看到的不一定都是真相,没有人会告诉你为什么。那是我26岁的夏天,他从国外回来途径北京来看看一直宠爱着的堂妹我。十年,让他蜕变成了一个更加优秀的男人。十年,我却还是困扰在那些最粗浅的问题上。或许,这就是我跟我们家优秀男人的区别吧?他始终在找寻着自己的方向,而我却始终为一些他认为无关紧要的问题而发愁。

我还是如此天真的生活着,从没有为生计发过愁,不用为五斗米折腰,也就无从想过权贵到底可以换些什么。大把大把的青春混合着肆虐的阳光让我们挥霍,又有什么问题可以影响到自己的清高?践踏金钱与权力,想过朴素自然的生活。可其实,不过是在逃避着。而今,青春已经走远,还有什么任性可以交换?在绝望的边缘,可以抓住的救命的稻草却只是曾经的嘲笑。那么,难堪也就在所难免了。如果连这点牺牲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够让亲人减少一些痛苦呢?牺牲,就怕连牺牲都没有人要。可怜到这份儿上,才发觉自己一直被保护得太好,根本没有涉世的历练。不想随波逐流,可这原则尺度怎能比得上我们至爱的亲人重要?

不高说,有些事情做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所以要坚持操守保持单纯的心性很重要。可妈妈生病他不在国内的这一年,单纯的心性却让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糟,妈妈的病拖延了半年之久,让我每一天都惶恐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芳老师说,不用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因为当时也无法预测事态的发展变化。庆幸的是,如今希望依然站在我们这一方,所以,只要把握住今天的机会就好啦!好吧,如此已经走过三十年,就算改变也已经太晚,只能继续走下去,目标只有向前。祈求平安顺利!加油ing!


阿印于 2009-03-30 15:55:08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46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关闭发言框
发言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用户名: 密码:
若不填用户名,则显示留言者为[匿名]。若填写用户名与密码,则会进行认证并登录(该登录状态不能保留,当浏览器关闭后登录结束,如需保留登陆状态,点此登陆)。如果只写用户名不写密码,则显示为“[未验证] 您输入的用户名。”,匿名或者未验证的留言将不可编辑、删除
验证码:图片由小写字母和数字组成,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请在左侧框中输入右侧图中的字母或者数字,如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标 题:  
评 论:

    [:超赞!:] [:好!:] [:窃笑:] [:笑而不语:] [:汗!:] [:囧!:]
表 情: [:大哭!:] [:鞠躬:] [:耶!!:] [:仰慕:] [:骚!:] [:醒一醒:]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