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12-19 Wed

心悸的那一瞬间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御用摄影B说他只有今天晚上有空儿,否则只有到了明年。于是,俺只好在夜夜干活的窘迫当中,依然约了一起吃晚饭。可临出门的时候他又被告知客户要急着看样片,于是我一个人面对着若干的菜,坐在南新仓那个明代的粮仓改建的饭馆里,有一些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的腿软。

是什么时候开始,总会在一些有古代建筑的地方约会呢?是天宁寺大殿?还是礼王府?抑或是十三陵的落日?居庸关的夜晚?还有,万寿寺的那一点点缠绵,北海静心斋的慌乱,乃至雍和宫的焚香。加上卢沟桥的星光、天坛的风云、镇岗塔的雪花,午门曾经的威严与大气……

这两天悠悠地想到了安济桥,想得心痛了起来。我说柏林寺塔太新了。和尚却说,再新也新不过我家的安济桥。疼痛之感于是就开始蔓延。和尚说,栏杆已经换成我朝的了,仅仅留下一两块大隋的被搁置在博物馆。竟然可以新成这样?!

南新仓改建的时候,我还在老杨的手下。他哥们负责那个项目,于是我带着小向以工作为名去拍摄了一些照片。那会儿依稀还可以辨别而出明清。而今,是重叠在一起了。花花绿绿的彩灯挂着树枝上,告诉人们又是一个圣诞的来临,川流不息的人们扁扁的嗓音反复再说着同一句话“这里很像上海的新天地”。又是一个新天地的比喻,很讽刺的一个笑话。

那天请纽约朋友在南新仓吃饭,他打车过来时竟然拦了N辆出租车都不知道这个确切的位置,于是,我又是一个人坐在粮仓内等待,屋外飘着细雨,他就那么冒着雨走了过来,从东西十条的另外一个方向。跟他讲述了很多很多,真是多到让我自己都惊讶的程度。对客户不用这样细致吧?但,难得他可以冒着细雨静静陪我走过那百年的沧桑。

弟弟在“塔之旅”活动之前问,有美女没有啊?第一遍回答,当然了。第三遍再问时,我已经动怒。没有美女,没有美女!你要去看塔就去,要看美女,就滚一边去!弟弟傻了半天,又解释了半天,见我依然不理他,于是才默默回了房,但貌似心有不甘,乃至塔之旅回来还热情地问,活动举办得如何呢。知道他其实是因为太忙太忙,开会都要晚上十一点持续到凌晨四点的人,敢奢望他五点回家七点又出发么?但,还是会生气!总觉得他身为我弟弟,怎么能对古塔没有一点儿热情呢?

去年跟小向再访智化寺,从寺内出来两个人唏嘘了很久,又在那个我们的“食堂”喝了两杯米酒,话似乎不是从口里说出来,而是在脑子里面一片片的闪。说到某人,说到某某人,又说到了某某某人。然后,突然有了一些灵感。那些基石的话就这样变成了经典。昨天,小向说她很激动,问她咋了。原来我当初的话已经灵验。第五个人终于出现。神,他开始行动了。

又是这样一个夜晚,在力气几乎要耗尽的时候,御用摄影B扛着沉重的设备带着几分愧疚在面前显现。我将安济桥放下,重新又拿起了菜单。心悸只是那一瞬间吧!日子始终都是陪伴着柴米油盐。所以才会有愁有忧有那些堆不满的粮仓变成了今天的饭馆。

夜如何其?夜未央。夜依旧漫长,但对一个通宵赶工的女子来说,它是否又太短了呢?


阿印于 2007-12-19 01:55:09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954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关闭发言框
发言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用户名: 密码:
若不填用户名,则显示留言者为[匿名]。若填写用户名与密码,则会进行认证并登录(该登录状态不能保留,当浏览器关闭后登录结束,如需保留登陆状态,点此登陆)。如果只写用户名不写密码,则显示为“[未验证] 您输入的用户名。”,匿名或者未验证的留言将不可编辑、删除
验证码:图片由小写字母和数字组成,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请在左侧框中输入右侧图中的字母或者数字,如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标 题:  
评 论:

    [:超赞!:] [:好!:] [:窃笑:] [:笑而不语:] [:汗!:] [:囧!:]
表 情: [:大哭!:] [:鞠躬:] [:耶!!:] [:仰慕:] [:骚!:] [:醒一醒:]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