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岚晚晴
 山石嶙峋径中镶,岚飞云卷凝紫霜;晚舟无人归夜路,晴月如水挂西窗。 

2007-06-14 Thu

8、插队凡事——挖河

每年的冬天,地里的庄稼不用照看,被称为冬闲,虽说地里的活没有了,但人还是闲不住,大批的劳动力被派去修水利,疏通河道,统称为:挖河。
两个冬天我被派了两次河工。第一次是去位于张家湾的凉水河,三下五除二把被褥一捆,坐上手扶拖拉机,就到了工地。这个工程较为简单,加固河堤,工期也很短,大约只有一周的时间。一眼望不到头的河道里布满了人,挥铁铲土,大堤上插了不少的旗子,喇叭里还不时地广播着各个公社的投稿,头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不由得左顾右盼,看什么都新鲜。没觉得干什么累活,几天的工夫转眼就过去了,真有些意犹未尽 …… >>


凤姐于 09:39:14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9563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1) | 标签:  


7、插队凡事——夜审

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全国一片哀悼,各处设灵堂,做花圈,开追悼会,大队医务所的一个姑娘还拿来成卷的纱布为我们每人扯了一截扎在辫子上。这个时候上面又布置了任务:密切注意阶级斗争新动向!全村所有成分不好的人员被集中起来开会,要他们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一天晚上我和另外一个女知青被通知去开会,到了开会地点,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屋子的人满脸严肃,有治保主任、民兵连长等等,他们给了我俩每人一张纸和一只笔,叫我俩做会议记录,我俩不知所云,睁大眼睛等待会议的开始。只听这时有人高喊一声:“把反革命分子XXX …… >>


凤姐于 09:37:54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936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1) | 标签:  


6、插队凡事——看热闹

夕阳西斜,收工了,扛着家伙什儿,往村里走回来,一行男男女女走在渠堤上,边走边聊,间或开着玩笑。只听村头的猪场那边传来阵阵猪的嚎叫声,不知哪个男社员喊了一声:“走啊,看劁猪去”!于是呼呼噜噜一帮人奔向猪场,跟我一个寝室的女生,也大喊着跟着去看热闹,我喊了一声:“唉!你别去”!那人已经一溜烟儿地跑下大堤了,剩下我们几个女知青和女社员,互相看了一眼,会心地笑了笑,继续着刚才我们的话题。
回到寝室,洗了把脸,准备吃饭,这时候这位看热闹的主儿回来了,气急败坏地把农具一扔,似有泪痕挂在脸上,我连忙问:“怎么了”,“ …… >>


凤姐于 09:35:44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5075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5、插队凡事——挑水

76年3月初到农村,正是大旱的年头。敲开地里的土坷拉都是干干的,没有一点水分,用行话说这是墒情不好。要种棉花了,被豁开的地这样干,种子下到地里是发不了牙的,必须用水点种。扶犁、点种子这都是技术活,我们初来乍到的只能干简单的活,于是挑水的活就交给了我们。别小看这一根扁担两个桶,轻飘飘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装满了水再放到肩上可就不是个滋味了。以前没挑过水,扁担放到肩上,两个桶不是前面沉就是后面轻,脚下也开始拌蒜,身子也摇摇摆摆的,后面的桶还不时地磕后脚跟,桶里的水左右荡漾,等到了地里,一桶能剩半桶就已经很不错了, …… >>


凤姐于 09:35:15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916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1) | 标签:  


4、插队凡事——背窑

村里有个砖窑,长年累月专门有人在这里上工,他们是一帮壮劳力,取土、和泥、打坯、烧窑等等。
76年极左的思想还很浓,干什么事都要有点政治名堂。不知是谁想出的主意,要搞几个名誉窑,什么“知青窑”、“三八妇女窑”的。号召一下来,谁敢不报名?再说你就是报了名也未必去得了,还要看政治表现,出勤情况等,生怕你给名誉窑抹黑,能被批准参加的是一种荣耀。经过筛选,我有幸参加了“知青窑”,是五男二女中的一员。临去前是战前动员,表决心立誓言,为知青争光。有个平时最调皮捣蛋的男知青没有被入选,他递给我一个垫肩,说:“这个能用上 …… >>


凤姐于 09:34:43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851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3、插队凡事——被盗

刚到农村不久,我们的寝室被盗。下了夜班回到宿舍,眼前的情景令人吃惊。我铺上的床单不见了,只剩下光板褥子,一个女生说她放在铺上的两件毛衣没有了,另一个女生说她刚洗好的衣服挂在绳子上也没了,我抬头看了看只剩下一条裤子,上面有好几个洞,看样子是被刀子捅的,我们仨人查了一会,就属我损失最小。那也够人害怕的了,无端的被盗,安全感顿失。
我们宿舍住了三个人。那时正是给小麦浇水的时候,一班24小时,休息24小时,我和另一女生当班,晚上宿舍中只剩一人,她一人寂寞到别人宿舍去串门,没锁门。结果不知是哪里的知青,到村里寻人 …… >>


凤姐于 09:34:03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846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插队凡事——浇地

在小麦返青以后的生长期间,最重要的工作是浇水。三人一班,每班24小时,休息24小时。这活很轻松,就是打开水渠往麦田里放水,一拢地浇满,先把下拢打开,再把浇满的堵上,关键是不能跑水。
这活虽然简单,但得过瞌睡关。第一次夜班,漆黑的夜,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不恐惧黑夜,就是见不到光亮我就犯困,在地里我困得晕头转向的。开春的夜里很冷,我们出来的时候路过场院,每人抱了一大抱稻草放在机井房里,为休息絮好一个窝。我们坐在机井房里休息,机井房里的灯泡比萤火虫亮不了多少,但毕竟有那么一点光亮,三个人聊着天,打发着寂寞的光 …… >>


凤姐于 09:33:14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850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1、插队凡事——三夏

三夏大忙季节,能把人累的找不着北,一点不夸张。我插队两年零三个月,从76年3月到78年6月,正赶上两个三夏。
天刚蒙蒙亮,大喇叭里就开始叫人下地了:“一队的全体劳力到窑北割麦子!一队的全体劳力到窑北割麦子!二队的……”闭着眼睛把衣服穿上,三夏的早晨很有些凉呢,不刷牙不洗脸不吃早饭,抱着镰刀揣着手,半睡半醒地往地里走。走到地头,天刚大亮,队长开始分配人员,三人一组,一拢地到头再回来,180丈,一个来回就是360丈,两里多地,割完吃饭。眼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麦田,怎么也不觉得可爱,埋芒扎手,麦杆皮实,要是 …… >>


凤姐于 09:30:52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851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6-11-04 Sat

闲话大杂院

“我还是怀念大杂院的生活,因为我是在大杂院里长大的”。老妈对我这样说。从珠市口东大街搬到南三环外的石榴园已经整整三年了,按说也该习惯了,但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挥之不去的情感因素始终占据着她习惯的领域,可以说终生都不会改变她对过去时光的眷恋。

我也曾在大杂院中生活过很多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崇文门外紧挨护城河的下东河沿(后改名为西河沿)。内外两个四方的大院子,大人们称里院、外院,东西南北房都有,里院的东北角有一个小院落,大人们叫它“小跨院”,西南角是茅房,是全院二十多户百十口人排泄之处。 …… >>


凤姐于 19:39:43 发表在分类:陈年旧事
(48477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9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