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7-17 Fri

碧落碑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碧落碑,现存山西省新绛县龙兴寺内,刻于唐总章三年(公元670年)。原碑言其立石年月,为“有唐五十三横龙集敦胖”,乃高宗总章三年,因总章三年三月改年“咸亨”,故有谓此碑当刻于“咸亨”元年(670)者。青石质,高2.26米(其中座高0.24米、碑高2.02米),宽1.03米,厚0.21米。碑阳为碧落碑全文,碑阴刻有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李汉撰写的《黄公记》和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郑承规撰写的碧落碑释文,皆楷书。碑侧刻有“双鸽刻碑”的传说。金大定二十三年(公元1183年)曾重刻此碑,并将原碑毁坏处所缺字完整补齐,但新碑镌刻艺术水平逊色很多,与原碑不可同日而语。

关于此碑得名,历来有不同说法,具有代表性的有以下四种:宋代欧阳修《集古录》云:“碧落碑,在绛州龙兴宫,宫有碧落尊像,篆文刻其背,故世传为碧落碑。”欧阳修认为碑由碧落尊像而得名,此其一;唐代李肇《国史补》云:“碑上有碧落二字,人谓之碧落碑。”认为由碑文中“栖真碧落,飞步黄庭”一语而得名,此其二;宋代董逌在《广川书跋》中认为碑在碧落观(笔者按:龙兴寺,唐初称碧落观,后改称龙兴宫,宋代改名龙兴寺),故名,此其三;今人徐刚在《碧落碑考释》中指出:“因观中所立乃是天尊之像,碑文本刻于天尊之背,内容又是韩王之子为其母向天尊祈福,并祈愿其‘栖真碧落’,因此而名其观为碧落碑,称移刻此文之碑为碧落碑,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很明显,徐说是对以上诸说的整合,吸收了各家之说合理的部分,故而较全面。

碑为唐高祖第十一子韩王元嘉的儿子李训、李谊、李譔、李谌为其亡母房太妃祈福而立。碑文用典繁多,采用唐初盛行的骈体文形式,文风与六朝相近,词藻华丽,对偶工整,极富文采。

碑文文字奇古,难以辨识,加之无撰文、书丹、刻者的署名,故关于此碑有种种传说,宋代欧阳修《集古录》引《洛中纪异》云:碑文成而未刻,有二道士来请刻之,闭户三日,不闻人声。人怪而破户,由二白鸽飞去,而篆刻宛然。又宋代赵明诚《金石录》云:李肇及李汉并言,李阳冰见此碑徘徊数日不去,又言,自恨其不如,以槌击之,今缺处是也。这些多属后人附会,赋予此碑种种神秘的色彩,不足征信。

关于此碑文字,前人多不信。如明代郭宗昌《金石史》云:“此碑独以怪异奥人,以不可解,所以有扃户化鸽之说,而点画形象、结体命意杂乱不理,其高处不能远追上古,下者坠入近代恶趣……”。认为此碑结体造形是杜撰炫异,杂乱不理,对其作者表示不屑。但清代钱侗却云:“此碑书体,不必纯用小篆,然其用字结体,偏旁假借,多有根据。……求之于古,皆可征信,不得以寻常篆例视之也。”清代吴玉搢《金石存》亦云:“此碑用字结体,杂出钟鼎古籀诸文,加以省变通借,读者多不易晓。”通过分析可知,钱侗和吴玉搢之说并非无的放矢,特别是钱侗在跋语中对很多碑字的来源有详细分析,对后人研究大有参考意义。

篆法奇特,不能卒读。至咸通十一年(870年)郑承规楷书此碑译文后,稍可句读。碧落碑文共630字,从字体来看,可分为古文、籀文和小篆三大类,还有一些已发生讹变的字;就其来源说,有的来源于《说文》,有的来源于三体石经,还有少数字来源于甲骨、金文、竹帛、古玺和汉印等文字材料,也有个别字仅见于碧落碑,不详何出。

此碑明中叶拓本石未断。明末清初拓者,碑自前行“龙”字至末行“书”字已中断;损数十字,末行“书心”下6字未泐。乾隆拓本,末行“心”字尚可见笔画,后即泐尽。北京图书馆藏最佳拓本为明拓未断本,有朱笔小字题记“一门父子三客,千古文章四大家,题三苏祠云。”钤“觉盦珍藏”、“锦云珍藏”、“刘基”等印11方。

=========
以上文字摘编自杨勇的《绛州碧落碑文用字研究》,徐自强、吴梦麟著《隋唐五代碑刻》。
以下图片来源于国际书法网,乃现存最早之明初拓本。









阿印于 2009-07-17 01:38:31 发表在分类:宝贝箱子
(4848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