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6-03 Wed

Theseus' Paradox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在医院听到最多的就是更换脏器手术的成功机率,由此,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一个病人,它体内的脏器被换成别的脏器,那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么?通常来说,我们会认定这个人依然是还是原来那个人。不会因为这个人换了一个肝,换了一个肾,换了一个脾,换了一个心,就说这个人是别人了。而如果一个人的皮肤损伤面目全非了,那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么?倘若当事人并无意更改个人信息,大家通常还是会说这个人就是原来的那个人。可是,如果医学可以达到一定的高度,这个人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与零件全部更换了呢?那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么?而这个人又在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不是他自己的呢?

有一个著名的悖论,叫特修斯矛盾。古希腊英雄特修斯的战船被雅典人作为文物而保存下来,但船上的一些木板已经腐烂,需要修补。经过了许多年,这艘船的所有部分都被先后重修了,船上再也没有最初的木板了。那么,现在的船还是曾经的那艘船吗?如果不是,又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A:只要重修了一点点,就不是曾经的船了。
B:只要重修的部分超过原件的一半,就不是曾经的船了。
C:只要还有最后一块材料,就是曾经的船。
D:只要结构、形状、特征不变,材料全部换掉,那还是曾经的船。
E:只要公众认可它是曾经的船,它就是曾经的船。

……还有很多很多可能,还有很多很多理由,哪种解释似乎都说得通,这是一个没有完全答案的悖论。因为没有最初与最终的定义来规范。每个人心中都有对于事物自己的看法,标准不同,则决断也不会相同。如同文物修整。修是不修,修又要修多少才算合理?如此看来,文物的修整也好像永远是一个特修斯悖论,修整之后的文物还是文物本身么?倘若不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2008年冬日的赵州,和尚君说,一切都太晚了,全部都是簇新簇新的社会主义风貌,寒风瑟瑟,却疼得我几乎晕厥。华丽丽的魂牵梦绕,顶着哪怕是假文物也要看一眼的决心,奔赴那片土地。果然,28道拱换了3道。果然,桥面已经面目全非。果然,没有了惊涛拍岸的洨河水。果然,公园的形式大于遗迹本身。如此这般,我却觉得25道拱与形制的存在依然绵延着隋代的桥梁精神。

和尚君说修得太多了,又改变了桥面结构,已然不是隋代的旧貌了。而我说,无论怎样更换零部件,它在时空上是连续的,因而它具有时空连续性,何况它还保有原始的桥基与主体结构未变,还有部分原始的材料在继续使用呢!我们俩都没有错,却谁也无法说服谁。但,我不能否认在这种判断之中包含着我对安济的感情,如果抛开这些干扰因素呢?答案会是什么?


阿印于 2009-06-03 21:35:12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71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