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4-26 Sun

波澜不惊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今天早上疾驰在公路上,路过一片绿化带,高矮错落的树木之间紫色的二月兰开得非常繁盛,跟老爸说好漂亮啊,很想也在自家院子里种一些。他笑,好像对二月兰情有独钟啊。是吗?嗯。嘿嘿。貌似是有点儿哦!又一周了,日子慢条斯理的度过,两点一条线的平淡,连网络都停顿下来了,却反而能够在这种平淡当中体会着春日的美好。

周三下午,在火车晚点了28分钟之后,终于接到了亲爱的姨妈。峰儿帮忙作排班表,惟恐广东至北京的南北差异让姨妈有些许的不适应。所幸,这几日的北京频繁降雨,没有一贯的风沙肆虐,反倒有几分的润泽。姨妈北上,也还不会有太大的干燥之感。两亲姐妹相见,还未着一言,全都先红了眼圈,多年未见的容貌,却是在这种状态之间重见,也难怪了。

雪峰昨日来看望妈妈,我们俩闲聊,她突然问,遭遇妈妈这场病更加有种世态炎凉感觉吧?嗯,有姐妹们照应着当然还不错,我只是终于觉得该有个男人了。某天半夜,有病患家属闹事儿,我一个姑娘家家的没办法应付,想找个兄弟帮忙过去看看,拿着手机才有了片刻的迟钝。半夜,让我该打电话给谁呢?老大在上海出差,葱哥是个遇事躲得比谁都快的人,其他男人,不是已婚就是不靠谱,又得办事稳妥又得够义气还不影响其家庭团结,足足发呆了一个小时,才不得以骚扰了阿龙。果然,还是他出马摆平了事情。跟疲疲说,其实很不想叫他去,毕竟人家不再是单身,可医院躺着的是我亲妈啊,就算落下个不好的名声,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紧张的神经因为阿龙的及时出现缓解了很多,到底是曾经的江湖高手吧!有他在,我还担心什么呢。稍后疲疲赶到,又找了同学老师,安排得十分周到。疲疲说,阿龙是个很好的人啊,一看就厚道,可惜了。是啊,造化弄人吧!跟他开玩笑,我真得找个人嫁了,下次就不用麻烦他了。他轻轻的叹口气说,找个对你好的人吧。不知怎的,听完这话泪水就悄悄落了下来。不敢让他看到我脆弱的样子,趁着他开车,扭过头去看风景,继续开着玩笑。跟雪峰说,不高快要回来了,她笑,这回可以踏实了,大晚上找人不用那么忐忑不安不用那么顾虑重重了。我也笑。年纪大了,身边的男人一个个都婚了,咱又传统本分,坚决不能影响人家安定团结,的确是越发难混了啊。。。王大姑娘说,以后有啥活儿,她家大虎可以借用。嗯,姐妹们都应该像王大姑娘学习,整些有一膀子力气能使唤的家属,这才是正经啊!哈!

妈妈的状态还不错,只是饭量依旧很少。姨妈来了,同辈的人劝解应该比我更有效。好不容易住院了,大夫的话也应该比我更有效。姐们儿都说妈妈气色好了很多,嗯,还是很欣喜的表现:)


阿印于 2009-04-26 22:25:00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38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