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4-19 Sun

春和景明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13日一早六点出发,七点到达医院,恭候李大人。亲爱的叔叔与李大人交厚,安排我们前去诊疗。原本不抱太大的希望,以为不过又是官场的推诿罢了,毕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被忽悠太多的次数了,一次又一次的转院,一次又一次的换着主治大夫,还是国内的权威,却始终没有得到治疗。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一根又一根救命的稻草被折断。眼睁睁看着妈妈的脸色一天天苍白下去,血色素只有2.9,随时都可能晕倒,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可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却一直没有任何办法,才发现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却很不成功,既不能缓解妈妈的病痛,也不能瓦解爸爸的担忧。幸亏亲爱的叔叔鼎立支持,帮忙联系各种可能,不管遭受多少的白眼与难堪,但坚决不能懈怠、偷懒、灰心,放过任何一点希望。

没成想,李大人超级好,看了病例见过病人,说这么严重的病人不能等了,立即安排妈妈进入了重病监护(ICU)。快得让我几乎没有心理准备,让可爱的爸爸留守陪伴妈妈,一路小跑去办理手续,匆忙买了一些住院的必需品,终于赶在医生下班之前全部安顿好了。重病监护病房不允许家属陪床,我们只能隔着大玻璃看着妈妈躺在那儿接受一系列的检查与治疗。主治大夫异常的细心,将妈妈患病前后的种种以及全家老少所得疾病无论大小内外事无巨细全都记录在案,又将所准备的治疗方案一一解释给我听,我听不太明白那些医学术语,他又更近一步详细说明。五个护士24小时监护妈妈,照顾得十分周到,我们全然帮不上忙,只有站在门口张望的份儿,下午2点半可以进入病房与妈妈说一小会儿话,那也必须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还只能我跟爸爸轮班进入。

从医院回来,爸爸终于有了笑容,打电话给叔叔,两个老男人兴奋异常。我也致电H君,告知近况。他感叹终于找到门儿了。嗯,真是有这种感觉。一年了,才告别没头苍蝇乱撞的历史,有了进门的感觉。不知道是首都太大了,还是医疗系统太过“仁性”化?可以将妈妈从一个医院推到另外一个医院,却没有一家敢承担,耽误了大半年的时间在扯皮上。而我们好歹还算是首都人呢,天子脚下,不缺钱不少药的地界儿啊!

佛祖保佑!三天的治疗终于有了很大的成效,妈妈的血色素已经提高,不再有生命危险了,脸色也红润了起来,腿肿也全部都消除了。周三下午从重病监护转入了普通病房,接受第二步的治疗,主要是进一步稳固并持续提高她的血色素与免疫力。待指数达到正常,就可以进行第三步的肿瘤治疗了。谢天谢地谢李大人!这才是仁心仁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啊!

可见,医院并非没有救治的办法,只是谁也不愿意去承担一些责任罢了。到底不是香饽饽,人人都抢着要。老妈的病不仅压床还有一定的风险,能不接这种活儿不接当然是最稳妥的方式。一般的小医院不敢接不愿意接不能接,这些我都没有异议,可是我们只是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辅助的方法,连这个都不能答应,甚而说什么不用治疗的话,未免也太混蛋了。见过所谓的蔡老大之后,对于那间国内最权威的医院与国内最权威的科主任全然没有了好感。14天的出院率,90%的治愈率,如果仅仅是靠屏蔽一个个重病患者而达到,那么这种数据又有什么意义?

下周,广东的姨妈将北上来帮忙照顾妈妈,也将缓解我不少。原本我说自己也有姐妹一帮,不用她北上那么麻烦,可想想,大家都要上班上学,哪个有功夫有精力来替我轮班守值呢?爸爸年纪又大,不能让他再辛苦操劳了。亲戚只有一个干姑妈在北京,她还要每天带着小外孙女。而我又没有兄弟姐妹又没有老公老伴儿,外来人口独生子女还晚结婚果然没什么好处啊!不高那个家伙还要过段日子才能回来,而且他一个男生也不太方便啦。这会子才有了一些血浓于水的感觉,到底还是亲姐妹吧?此番,姨妈已将工作放下、将包袱打点好了。

今天,阴天,却让我感觉有着春的景象。一大早六点钟陪邻居阿姨去看妈妈,不好意思让邻居阿姨多待,于是中午就带她回来了。 这会儿难得在家,写几段话,为周记,记之。


阿印于 2009-04-19 13:47:56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30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