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3-12 Thu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酒精的作用让晕眩的头并没有及时躺下,反而开始了一种莫名的等待,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就知道在等,于是,打开N多的窗口,希翼可以让自己早点儿解脱。一直觉得很多东西可以淡忘,可以将那些伤痛或者是难堪通通瓦解在岁月的长河中,一点点消亡殆尽,可越长大越觉得那些刺真的成了刺,想要拔出来 ,连带着还是会让肉再疼一次。不想再逃避,可依然还是会选择逃避的方式。如果没有那些酸疼那些晕眩,是否思绪可以飘过很高很高的上空呢?用这些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又是否太自虐?

一直以来,貌似都没有找到那个安心的点,总是担心火车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开走,从小的记忆竟然这么强烈,乃至而今有着深深的印痕。无论去哪里,都不敢放下一颗心去好好睡眠,每次总自嘲说恋床,晚睡早起兴奋异常。可其实,只是害怕,害怕那趟记忆中的火车在午夜2点没有将我捎上。每次出行回来都倍感劳累。走得越远,睡得越少,心越慌。

这几天,为一个错乱的日子将自己的生活也搞得有点儿凌乱,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当初设定计划也只是想让自己离得更远一些,不会因此而发生暴力事件。我已经很容忍了,我已经很平和了,我已经将一切都放下想要好好过我的生活了。拜托,可不可以不再骚扰我?平行线的两端,微笑挺好。何必要什么都交错缠绵,弄得云山雾罩呢?

三点半了,那张笑脸是我所渴望的么?不想去回答。不高不在京城的日子,依赖还是少一点儿的好。但看到它,终于能够安心,就此去睡啦!那个,还是要在心里道一声,谢谢!虽然,或许,它看不到。


阿印于 2009-03-12 03:47:13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59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