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8-06-17 Tue

那些人,那些事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喜欢一个人很奇怪,会因为一个事物而喜欢一个人,又会因为这个人而连带着喜欢跟他交往的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品分,恐有一些以其友来断其人之品,或以其友之点滴笔墨来了解其人的缘由吧!对于汤用彤,先是感叹《哀江南》的古韵,然后是《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的伟岸。而对于钱穆,我更多的就是一种汤用彤好友的感觉了。

喜欢钱穆将汤用彤表述得那么清晰、自然而又从容淡泊、傲骨长存,“汤菩萨”——多可爱的称呼啊!“纯儒”——多贴切的理解啊!然,对于钱先生本人,却只有一本《国史大纲》不常翻阅而已,不同于高竿的范文澜的改弦,钱先生给予了隋代更多的可信度。

偶然读到一则余英时写的小故事,“有一年的暑假,香港奇热,钱穆又犯了严重的胃溃疡,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一间空教室的地上养病。我去看他,心里真感到为他难受。我问他,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做吗?他说:我想读王阳明的文集。我便去商务印书馆给他买了一部来。我回来的时候,他仍然是一个人躺在教室的地上,似乎新亚书院全是空的。”心生些许惆怅之感。遭逢乱世,学者自然不能清者自清,总有那么多的争论在政治的风雨之下,变成血腥。感叹多年之后,隔着两岸,钱先生依然可以将汤用彤理解,这份情,足以。

学问与名气永远不会是那么的对等的关系,很多时候弟子的多少就有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一如林风眠与徐悲鸿,一如钱穆与胡适。总是有一些人被掩埋,却依然泛光,因为严谨足以绵远。汤用彤说,“潘岳之文彩,始述家风;陆机之词赋,先陈世德”。然其子一介却始终不让我喜欢。而保守主义的钱穆则带着很深的失望离开的这个世界。

逃不脱的历史,照十一世纪中国哲学家邵雍计算,世界上的事物,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一一完全重现重演。等待我们的,又将是什么之约呢?


阿印于 2008-06-17 15:19:17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671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