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8-05-11 Sun

亲爱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她跟他认识在五年前的一个春季,京城繁花盛开,她带着他走过天坛的回音壁。他说,不知道某种声音是否也可以传递?她低头浅笑,第一次有了一种羞涩的表情。带他走过明陵的时候,她有一刻在迟疑,不知道曾经恐惧的记忆是否还在脑海里。她轻轻说,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他从后面拥着她,让两个人的影子细细长长交织在一起,笑着问,改了哪里?温暖驱走寒冷,梦,也变得甜蜜。卢沟晓月,他牵着她的手走在黑暗里,他说,他会法术,她不信,他让她向上看,千百盏星星在头顶笑眯眯。居庸叠翠,他疑惑地说,那些锁真的能够锁住爱情么?她摇头,一旦感情没了难道还跑回来解锁么?两个人同时笑了,留下一张合影在城楼上……

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他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会有人陪她走过那些遗迹,他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离着仅仅只有一条马路,相思还能蔓延着通过电话线,他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梦魇可以被击退,他也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年轻男子也有社会与家庭责任感,他还是让她相信了。他说,等我。她点头。他笑着说,来个吻别吧?她摇头。他再笑,那拥抱一下总可以吧?她咬咬牙,众目睽睽之下很努力拥抱了一下下。然后,她带着他的体温,抱着那些他留下的书慢慢啮啃着。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

五年之后的春天,她跟他相逢在寺苑里,青灯、黄卷,难掩的凄凉画面。她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只道他是制服美少年,没想到穿上袈裟一样光鲜。他问,还好么,嫁人了么?她答,心里装着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忍受身体被另外一个男人抱?他叹气,默然。他念道,能原谅他么?她摇头,五年的爱与恨哪儿有那么简单。他再叹气,窘然。为什么杳无音信这五年?她还是问了,梨花带雨泪洒菩提院。他哑然许久,才道出了那个困扰他的事件。原来,他曾被骗,原来,他一肩担下所有的责难,原来,他苦苦熬了多年,原来,心未变,身已远。如此,这般,造化弄人,天意使然。

从来不相信这样的故事也会发生在身边,但他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会有人那么重情重义,连爱人都可以抛在一边,但他让她相信了。从来不相信两个人会嘎然而止,那个拥抱已是最顶端,但他让她相信了。五年,他与她身份已变,她想过,诱僧,他却说,纵是如此,也无法还俗。两个人,从此两条线。她继续孤单从事她的理想,而他则继续在她所热衷的古建中真实的度过一天天。她问他,“亲爱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他答她,“女施主,四月春色日渐浓,玫瑰似火为谁红?”



——————————
她说,“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是在张爱玲的《半生缘》里,故事从来都没清晰过,但这话却深深印在脑海中。或许,记住的东西,有着一种强烈的念力,让获悉它的人也有了相同的经历。所不同的是张爱玲给了他们18年,而她与他,却结束在五年之中,现实还是比故事更善良一些吧!

活在当下,不仅仅只是说要寻欢作乐,更多的是把握每一分每一秒,让后悔的因子杜绝到负值。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恨一个人的离别,歇斯底里的以为自己被世界所抛弃,其实,很可能是世界曾经抛弃了他/她。而那个时候,我们却恰恰因为自己感觉受到伤害、离开了。没有人能真正读懂另外一个人,即便读到90%了,依然还会有各种善良的念头让她/他无法读下去。但,适当的时候,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人吧,人多力量大,不仅仅只是太祖的一句空话:)


阿印于 2008-05-11 13:57:57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68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