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8-03-11 Tue

那个叫太郎的人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太郎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汉子,生长在承德那个避暑山庄的环境,而后在山西太原读大学,毕业之后留在北京,从事某项很光彩的职业,我们相识在若干年前的一次“黑石头-八大处”的活动当中。那次,我跟小峰看到这个长得很强壮的男生背着一个60公升的大包,跟我们老弱妇孺的队伍走在一起,顿时笑得不可开交。两个女人一路嬉笑着琢磨,咋还有这样的人呢?八大处啊,哪儿用得着那么大的背包啊。头一次参加活动吧?不懂门路呢。两个女人并没忘记在转角的山路之上笑一会儿负重的他,但这个小伙却始终笑眯眯的一团和气,还很厚道将我们俩拉上了水库。待午饭宿营了,二十几口子人开始抢夺肉类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却安静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大西瓜,害羞地说一起分享。瓦!那真是好大的一个西瓜,二十几口子都不是吃素的人,愣是还有富裕。顿时每个人都觉得这个男生可爱极了,“西瓜太郎”的外号自此跟随他到今天。当然,后来为了简化,西瓜省略了,就剩下了太郎这个名号。

待稍久了一些,才知道太郎是标准的抗日青年,连他的代号都叫作“1945”,可见一斑,更不用说什么海龙的游行以及任何一次的抗日纪念活动了,无不流窜着他那激动昂扬的身影。太郎是个很单纯的人,单纯到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好人,当然,除了小日本!那是他痛恨到骨子里的世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叫他“太郎”,他从来没有因此名有小日本之嫌而怒骂过我们,甚至小向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很大声地笑着说他像某个日本影星,他也没有诘责过,始终那么平和的微笑着看着我们嬉笑,偶尔听到我们赞美他会很腼腆地脸红一下。

后来,太郎更换了工作,有一段时间的空白。原以为他会去游山玩水,毕竟他也算是铁杆的登山爱好者呢。然而,他却一头钻入山区,去当了一名志愿者,给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而失去父母亲人的孩子们当老师。那段日子,偶然遇到回京的他满脸的沮丧,他总说觉得自己很差劲,无法跟孩子们真正融合在一起、感受他们的生活、教会他们一些常识。但我们知道,他已经为孩子们付出了很多。太郎每次回京都会四处搜刮孩子们用的东西,然后每次他带着若干的东西回到山里就又会变成神采奕奕的表情。

太郎其实比我们都大,但顶着比我们大的年龄却长得一副可爱的小男生的样貌,每个人都不会觉得他像个哥哥。但这并不影响他一直像个活雷锋一样在我们身边存在着。随叫随到帮小向修电脑,耐心细致给小峰出主意,请从杭州休假爽歪歪回来的疲疲吃饭,义务为我某个拐了几千弯的哥们拍照……还有我那套被无数人盯着想要掠夺的五大本《城邦暴力团》,也是他托台湾的同事捎回来的呢,当时他还以为是什么我急需的学术书籍,紧张得不得了,勒令同事必须于几日之内送到,又亲自跑去拿了一趟,请同事吃了一顿大餐。待拿到手发现竟然是小说,而且还是很混乱体裁的小说时, 他无语了半天。那个场景现在想想还很可笑。哈哈!

换了工作之后的太郎上班在位于海淀的上地工业区,但家却住在东边的通县。我们问他为啥不搬到上地那一带去,每天在北京城的最北端与北京城的最东端奔跑,路上要耗费好几个小时,多不划算啊!而且他租的通县那房子的价格也并不比上地一带的便宜。然而他却说,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租给他的房子,什么时候人家不租了他再搬。真是宅心仁厚啊!

想想,太郎算是见证我们梓人学社成长的第一批友人了,尚在筹备期,他就说要请我们吃饭以示庆祝,但总是我们今天这个有事儿明天那个有事儿,又不愿意让太郎每天从上地到通县的行程当中多一站,总想着让他方便一些,我们可以在上地或者通县取一个地方就近,结果一来二去反而耽误了。太郎每每总说欠我们一顿饭,反倒是闹得大家都不好意思了。呵呵。

太郎前年被调到了外地,已经很久没见到他本人了。小向跟疲疲一想到他在外地就极为郁闷,唠叨着“为啥北京留不住这个好人呢?”不过,不用担心,在任何一个地方,他都会生活得很好,因为他的善良、他的单纯以及他永远积极的心态。想想,我们能够在年轻得肆无忌惮的时候认识这样的一个“大哥哥”,多有幸啊!哈哈!



阿印于 2008-03-11 15:13:42 发表在分类:理想主义
(4842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