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12-20 Thu

所爱的与被爱的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我由冬的残梦里惊醒,春正吻着我的睡靥低吟!
晨曦照上了窗纱,望见往日令我醺醉的朝霞,我想让丹彩的云流,再认认我当年的颜色。
披上那件绣着蛱蝶的衣裳,姗姗地走到尘网封锁的妆台傍。
呵!明镜里照见我憔悴的枯颜,像一朵颤动在风雨中苍白凋零的梨花。
我爱,我原想追回那美丽的皎容,祭献在你碧草如茵的墓傍,谁知道青春的残蕾已和你一同殉葬。
……
  
一直不太喜欢石评梅,因为她的犹豫与不确定,让一代才子高君宇魂息一系。是宝剑,是火花,生如闪电之辉亮的高君宇在生前都没有得到她的爱情。纵然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来懊悔、愧疚、以泪洗面,并且最终陪伴在了高君宇的身畔,我还是不喜欢她。中文系出身的女友说我太理智太冷酷。或许是吧?但作为故事的主人公,她何尝不冷酷呢?用一个曾经失败的初恋来对待高君宇的一片挚诚,将这个高傲的男子打击得体无完肤,只剩下了一颗灼热的爱烈之心。纵然如此,还是最后的犹豫中,连命都丢给了她。
  
即便石评梅是一代才女,不可多得的全方位人才,但我依然觉得她压抑的身躯里面没有真正的诺言。像吴天放那种已然有了妻室的男人,就算你曾经说过“不会再爱第二个人”,曾幻想将全部身家性命交付与他,到了今日,又能如何?他欺骗善良不仁在先,你只是毁了约定不义在后。何况,他既然不仁,你又何必有义?
  
只是苦了一个高君宇,用生命来诠释了一份真挚的爱,也用生命瓦解了石评梅的动摇。终于,他们能够在一起了,却是以死亡的形式。
  
倘若诗人只是一种行为的表现,那么他们是成功的。但倘若只是一个爱情故事,我觉得足以警示后人了。石评梅带着她在高君宇死后才翻悔的爱,支撑了三年之后,终于结束了生命。生不能在一起,只有死在一起了。同坟同穴,是否也就意味着同了屋同了床呢?可是,大家都是唯物主义者啊!
  
浪漫与现实总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所以,我知道的就是高君宇带着落寞最终闭上了双眼,年仅29岁的他最终没有得到这个女人的爱。在千钧一发之际,她还是回头了。我厌恶这段历史,也厌恶她为了吴天放的一纸书信,而最终放弃了病床前的高君宇。这种推翻,何尝又不是背叛诺言呢?!高君宇在她失信的之后,如坠深渊,撒手而去。即便,她以自己年轻的生命说,那颗心将毫无保留地送给死去的高君宇,也只是她的心送了出去而已,但隔着天地之界的高君宇收到了么?
  
所以,学中文的妹妹说爱惨了这个故事,凄婉、忧伤、带着点点无奈与离愁,还有那种生与死的转换与衔接。两个人还都是诗人,有着大量可以摘抄的优美语句。她无限神往地说,满天繁星、萧萧芦苇,他们两人可以偎依着、微笑着,来度他们生前没有度过的甜美生活。然而,我却还是觉得爱一个人,倘若爱到这种地步,就太悲了。生前都不能如何如何,倒去期待死了之后两副枯骨,岂不是很有问题?!与其那么流传千古,还不如家门口两个人一起摆摊儿卖块儿臭豆腐!
  
可是,面对一意孤行的石评梅,付出全部爱的高君宇是否只能选择死亡呢?纵然不是病死,也绝无能够幸福下去的回应。在爱情面前,他没有回击的任何武器。只是以自己瘦弱的血肉之躯,去搏击那个作茧自缚的女人。无法想象健康的他,是否也会被岁月与时光无尽的消磨呢。我无法猜测。
  
我能说的仅仅是,过好我们的每一天吧!不管有没有爱,会不会惊天动地,所爱的与被爱的,都该将自己的日子过的无怨无悔才好!

2006-12-10


阿印于 2007-12-20 15:45:34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910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