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9-04 Tue

吉祥天女的梦魇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真TMD的该死!刚刚平复的睡眠再次遭受了梦魇!不知道究竟要如何是好?在梦里打仗,需要什么武器么?是否需要白天多吃一些馒头?靠,我只是想离你远点儿,远点儿,再远点儿,远到你只是一个点,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就OK了。难道就那么难?别表现得那么温和,别装作一个受害者!拜托,你要真温和就不该那么残忍的浪费我的时间与精力,真正的受害者是我啊!是我!

天王的神勇抑或是湿婆的欲望,全都在一张脸上显现。不知道吉祥天看到的是哪半张脸?太过柔和的笑,分寸有加的尺度,让天王输了一筹,可又何曾是湿婆胜了呢?所以,张爱玲说,红玫瑰与白玫瑰。李碧华说,一个男人的一生会有两个女人,一个是青蛇一个是白蛇。一个女人的一生会有两个男人,一个是许仙一个是法海。

总是在不惊意间感动,会觉得似曾相识的某一幕上演,宇宙就在那一刻发生着扭转,看到的那个难道真的就是他么?是躯体的他还是精神的他?突然发现,被赋予的永远只是一个谜一样的结。相信什么,所以会去获得什么。往往只是心里使然。所以,大国师银子说,一切不过是心理暗示,都是变化无形的一些孽障而已。

恒河之水,流沙无数,浣洗又如何能够周全?守着一口咕咕冒泡的锅,沉寂的心却在另外一座雪山疯颠。可怜的永远都是那些孩子,连迦尼萨也不能幸免于难!守着一个洞窟,万千佛国,佯倘的又何尝是我们的血液?幸好,我们创作了中国式的法学轮回。

梦魇,是梦者的灵魂受到压迫所致。那天女的梦魇又来源于何处呢?老汤独立不倚,在中庸当中高明着一生。对于我们,魏晋的玄学是否太过苦涩?洛水河边的记忆是否又太压抑?所以,没有五石散的今天,做梦都变得飘渺起来。诡异的不是天与地,而是我们的心。


阿印于 2007-09-04 15:36:56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999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