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9-12 Wed

翡翠之旅——驼峰航线与驼峰酒店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从瑞丽到腾冲一路之上,遭遇了很多关卡,边防军战士很严肃认真的提着问题、查看着我们的行李,将我想跟他们合影的念头一次又一次打消在工作当中。嘿嘿。司机师傅是当地的“老油条”,说着禁毒的笑话就慢慢驶入了腾冲县界,总以为这个油滑的男人会将我们送到颇为豪华的场所,却没想到车子停下,看到的居然是大鲨鱼头飞机的LOGO,然后就是四个字——驼峰酒店。

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家酒店的老板跟驼峰航线有什么关联,“采访”了一下前台的姑娘,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这位名叫胡钟翔的三十多岁的男子,腾冲人士,装修起家,祖上并无太多抗日的背景,只是个人偏爱而已。除了前台巨大的LOGO标志,大厅两侧浮雕显现的航线与大鲨鱼头飞机之外,还有一面墙是老照片的罗列。原以为只是这样了,进入房间,才觉得夸张,居然在桌子的一侧放置了一把军椅,还有一块镜框贴着老照片。桌子上摆放着有关腾冲的方方面面的书籍,有三四本之多,虽然说只能阅读不能拿走,却还是让人感觉到了店家对于腾冲的热爱。很可惜,我云游去腾冲了,这位小胡先生却到了北京,还是无缘一见。

驼峰航线,小时候第一次听老爸提及,就觉得充满了悲壮的气概。虽然俺家这位老头儿没有开过飞机,可却是实打实的空军出身。所以在得知我小学毕业还分不清楚歼击机与轰炸机的时候,他老人家也就放弃了对于我军事化的考核。嘿嘿。然而,驼峰航线,始终是伴着无数的鲜血与国际的友情而凝结在了我的心底。

驼峰航线,世界上最艰难的航线。从四川到重庆、宜宾、泸州及云南的昆明出发直飞印度东北边境的亭苏克亚西南的汀江飞机场,航线跨越重重高山峻岭,峡谷深涧,山峰起伏连绵有如骆驼的峰脊,飞机在其间穿行,故此得名,英文为 "The Hump"。沿途有著名的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脉、横断山脉。山高一般都在4500至5500米上下,在雪线左右,地图上有标注的玉龙山顶高5596米。河流如布拉马普特拉河、恩梅开江、怒江、澜苍江、金沙江等。而在那个年代,DC-3、C-47型运输机,升限只能达到5000米左右,而全载重时,只能在3000~4000米高度飞行。可以想见其难度系数之大。而这一地区又是气候多变的地带,雨季之后是雷季然后就是冰季,几乎没什么晴好的天气,能见度很低。因此,“驼峰航线”又称为“死亡航线”。

1941年,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授意之下,陈纳德将军成立了“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重金招募飞行员和机械师。之后,200多名队员们陆续来华对日宣战。这一小队空战人员驾驶着破旧的老式飞机,尽管经常面临燃料、零件和飞行员的不足,仍不断战胜远比它们规模大、装备好的日本空军。从1941年底到1942年7月,在华作战期间共击落日机近300架,他们中间有24人在战斗中牺牲或失踪。从此,那些勇敢、热情的空军小伙儿与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而名闻天下,又被亲切地称作“飞虎队”。

1942年7月4日,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1943年3月又被改编为第十四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这就是驼峰飞行的开始。。。

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志愿航空队以3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

在3年零3个月的时间里,通过驼峰航线共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急需物资,人员33477人,但也因此付出了惊人的代价,共坠毁和失踪飞机609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1500多名。

记得1995年的夏天,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飞虎队的老队员带着那份曾经的情感回到了云南,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们自认为的第二故乡。挂着勋章的他们走在路上,没有得到鲜花与掌声,而是迎来了小贩们对于买卖勋章的热情,后来,老队员含着泪又回到了美国。那一幕,让世界看到的是中国人对于历史的遗忘。所以,对于云南,我始终无法喜欢。

幸好,还有腾冲,还有驼峰酒店,让一些东西在不惊意间发生着改变。











举世闻名的飞虎队


阿印于 2007-09-12 20:48:13 发表在分类:走走停停
(4854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