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9-05 Wed

非主流,玩得有点累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很多年前,有一批热爱摇滚的青年,在没有媒体支持,没有资金支持,甚至没有家人支持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学业、家庭、爱情等等,投身到了中国摇滚运动的振兴与发展中去。因为从来不可能在电视中露面,被人称为“地下音乐”。一度,这些孩子们,为了买设备,为了灌唱片,为了一点点进步的可能,哪怕一两天不吃饭,也依旧没有怨言。城市的边边角角,彰显着他们年轻的笑脸。而今,这些孩子们长大了,出名了,越来越难以在媒体之外再见面了,好不容易碰上了,也是引导大众音乐潮流的中流砥柱了。不会再为了一个音符而争吵,也就不会再为了一片面包而谦让了。音乐成为了主流思想,进而狂躁也就被人说成有个性。

许多年前,中国动画还是哪吒闹海的阶段,有一本在学生中很红火的册子《扉主流》,介绍了大量日本风格的漫画,有着一点点的颓废、低迷、血腥、暴力,或者还有一些爱情。批判是难免的,但最终,这种风格被得以传承至今,成为了中学生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人不知道CLAMP,没有人不知道由贵,甚至以同性恋题材为主的尾崎南都快成为了古董,更新更颓废、更血腥与暴力的作品来势汹汹。

许多年前,张永和夫妇在美国的大街上开了一家建筑事务所,为了区别以往的建筑形态,他们给自己的事务所起名“非建筑”。而今,非建筑在中国遍地开花,已经融入寻常百姓的生活中,有点文化就不能不提张永和了。

灰色之后的乍然亮丽,让社会大众被耀眼光芒折腾得睁不开眼的同时,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被禁的,地下的,灰色的,另类的,要比没被禁的,地上的,红色的,主流的好看。另类代表着牛B,代表着敢与主流文化抗衡,代表着少数精英,就好像前段日子的风行的有钱有权才能念的MBA,或者像更古时候的不畏强权的岳飞、关云长。

进而,地下电影,先锋戏剧,欧洲文艺片,法国新浪潮电影,王家卫,布努艾尔,费里尼、Dogma95、安哲罗普洛斯、阿莫多瓦……这类符号从个别人的“接头暗号”变成了媒体上出境最高的名词。

就好像一个朋友说的,在大伙都留短发的年代,你留长发你是牛B分子,但如果满街都是长发,那就很傻B了。真正的牛B在这个时候肯定要想办法去剃个秃瓢什么的,以示自己是那堆假牛B的另类。但要是那堆假牛B也跟着玩秃瓢又该怎么办呢。

地下音乐变地上了,那非主流音乐去哪儿了?日本动漫占了市场了,那非主流动画去哪儿了?张永和的非建筑变成建筑了,那非建筑在哪儿呢?

于是,精英们不满了,认为自己跟社会大众保持一致了,没有距离了,不能高高在上引导潮流了。没有自己特色的标签了,这多可怕!他们开始翻过头看中国传统水墨动画,开始讨论《铁道游击队》的经典,开始听候宝林的相声,开始去学京剧、拉二胡,开始抱着DV去体验胡同文化了,他们说自己是另类,是不同于那些另类,他们管那些人叫“伪另类”,他们称自己是现代之后的“后现代”。

于是,另类与不另类、伪另类,永远在动态的互相转换之中。永远有一批人去创造另类,也永远有一批人去追逐着前一批人所标榜的非主流,进而,成为了非主流演化成主流的仆从。这两帮人,相互看不起,却又相互有着必然的、紧凑的、不可割裂的联系。

一个游戏玩久了,不禁有点劳累。可那些标榜自己另类的人呢?累不累啊?那些跟着另类走,把非主流变成了主流的人呢?累不累啊?

2004.5


阿印于 2007-09-05 23:36:1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96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