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8-28 Tue

大楼其人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大楼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子,我跟她相识在浙南的小村,然后历经三十年至今,她始终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位居NO.1的位置,嘿嘿!大楼出身贫寒,典型的贫下中农出身,但其人言行却丝毫没有贫贱之气。浙江多山,浙南曾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然而,大楼出生的地方,却是难得一块平地。不知道是否这种平和与大气造成了她的性格,颇具豪迈与侠义之风。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大楼曾为了县里的腐败恶吏而毅然与两友从浙南走到京城,跑到国务院“告御状”。试想,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那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一个连省会都没去过的年轻女子,就为了正义而跑到千里之外的京城,而且还是告状,那种勇气非一般人可比。想秋菊打官司还仅仅只是省里呢?大楼可是连跨了几个省,越级上告啊!

不知道是否有着官司的情缘,八十年代之后,大楼落户在了北京。她依然保持着正值的风范,时常看到新闻上说贪污腐败就咬牙切齿,时常路见不平出手相助,时常在马路上指责那些随手乱扔垃圾的人。大楼忧国忧民,又充满积极性的热爱着这个国家。大楼品学兼优,本可以考入大学,只因为有个地主成份的舅舅而被剥夺了深造的机会,但大楼从来没有抱怨过,而是用她自己的努力去换取着别人的尊重。

大楼的算盘打得非常棒,在县里大有名气,说起“铁算盘”也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放到别人那里几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大楼霹雳帕拉就给完工了,而且还丝毫不差。曾有人给她捣乱,在一边胡搅蛮缠,可大楼的算盘依然打得清清楚楚、分厘不差。大楼用的算盘比较大,可以同时做几笔的款子,不知道那算盘是什么质地,声音非常好听,大楼的音乐造诣很差,但她的算盘打起来却颇有一番音韵,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后来这算盘随她进京,自然也就成了她家一宝了。嘿嘿。

大楼的工作曾经得到过N多人的羡慕,那可是县里最具有诱惑力的差事啊--肉联场与粮管所。守着这样的肥差,大楼不仅不贪不占,而且还无私帮助了很多的穷苦之人。记得那一年,跟大楼一起回乡,在路上碰到的、在村口看到的人,无不感激着大楼那些年给予的帮助。那会儿,听他们说着往事,我真是很自豪,因为我认识的大楼是那么好!

其实大楼的善良不仅仅只是灾荒年间的反应,而是体现在每一天的生活当中的,每年给灾区捐钱捐物她永远是积极分子,而下雪清扫马路、帮助孤寡老人等等更是一言难尽。曾经那些考入北京的浙南大学生,都拿大楼家当自己周末的小灶。大楼每每都会做很多好吃的来款待那些离家千里的孩子们。后来,尽管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消失了踪迹,抑或是得到了更好的去处而忘记了曾经大楼家的小灶,但大楼还是无怨无悔地继续着。大楼有时候还会带一些不认识的人回来,那些他们同事“丢弃”的客户,都被带到她家给予饭菜招待。至于走了之后有没有音信,大楼并不看重,她只是觉得“出门在外、每个人都不容易,咱能帮就帮一把”。

曾经有一位军官喜欢大楼,非大楼不娶,可大楼却毅然决然回绝了他。那会儿我不明白,为什么大楼没有挑选那个相貌英俊又颇有地位的军官呢?后来,大楼以贫下中农的身份“下嫁”给了一位右派,我才明白。大楼喜欢的男人,应该也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爱国、坚定、不屈不挠,他聪慧、敏感、舍身取义。

据后来“右派分子”坦白,他年轻的时候身体羸弱,风湿性关节炎到了要扶着墙走路的地步,真正是“少年老成”。多年的政治斗争,让“右派分子”更具沧桑,看上去宛如老爷爷一般。很多人嘲笑大楼千挑万挑、舍军官不嫁,却找了一个比大楼父亲还老的男人,大楼对此不理不睬、不卑不亢。“右派分子”身份特殊,大楼怕家里不同意,只是跟最亲的两三个好朋友说了原委,对家里以及乡里均隐瞒了“右派分子”的身份,动用她超好的人际关系与“右派分子”顺利结了婚,又帮助“右派分子”走出了困境。

嫁给“右派分子”之前的大楼身体非常好,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嫁给“右派分子”之后的大楼,要肩挑两家的重担,27元一个月的生活费要照顾两个大家的生活。大楼没有钱给自己买一双仅仅几块钱的新鞋,穿的永远是那双自己做的木屐,寒冬腊月,那双脚就这么在外面冻着。后来还是朋友看不下去才送了她一双新鞋。然而她每次去看望婆婆都会拎上若干肉、白糖、桂圆花生等等紧俏物资,不让婆婆受点儿委屈。巨大的压力让大楼的身体一天天差了下去,之后就一直没有恢复她当年的好体魄。直到今天,大楼的胃还是不太好,总吃不下睡不好。

说了大楼那么多好的地方,其实这个女人的很多地方却真的不够女人。比如语言,大楼说话干脆,从不拖泥带水,没有传说中吴侬软语的轻巧与柔媚。比如打扮,大楼是一个朴素到了极点的女人。小时候家里穷,只能穿自己织的土布衣服,两件衣服洗了穿、穿了洗。后来上班挣了钱,又都用来养家糊口,待成家了又孝顺父母、婆婆、养育子女以及支援更困难的人,所以大楼的打扮从来都是简单。简单却干净,一直是大楼的形象。然而,大楼的品味却很强,每每她买来送与我的衣物,都会得到身边时尚女孩的赞美。作为女人,大楼没有一件首饰,大楼没有一件化妆品。不过,大楼的包包却不少,因为那些喜欢她的人都送包给她,可那些包大楼却舍不得用,每天买菜只背着一个用得很旧很旧的小包,还美其名曰可以防小偷。

大楼的厨艺超好!尝过她手艺的人,除非是具有浓厚的地方保护主义,否则一概投降在味蕾之下。单位的人纷纷说好已经不足以表现她的厨艺之高,大楼园子里面的人也经常围聚在一起听大楼讲述做饭的心得,更有好事者动员她写书,当然,大楼还是更愿意亲自去做。我的好朋友,比如皮皮、毛毛、小峰、不高,都是大楼的铁杆粉丝,说到在大楼家吃饭,那是几匹马几匹牛几辆凯迪拉克也拉不回来的了。那些貌似柔弱的女子都可以一个人将一盘排骨干完,还不忘记舔舔嘴问锅里还有没有。哈!

大楼的故事有很多,沧州大侠说要我讲讲,我又怎么可能讲得完呢?大楼是浙南山村的一个普通女子,但她却不普通!浙南的山山水水孕育了她清秀的外貌与奇俊的风骨,传统文化的熏陶让她一直得以正值而善良的生活着。正是因为中国有了很多像大楼这样的女子,所以才会让中国的今天乃至未来,那么充满了希望。祝大楼身体健康!永远快乐!


阿印于 2007-08-28 13:04:35 发表在分类:理想主义
(6181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