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7-31 Tue

翡翠之旅——腾冲英魂:李根源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说到腾冲抗战,就不能不提到李根源,这位力主坚守怒江防线,誓与保山共存亡的云贵监察使。

李根源字印泉,又字雪生,号高黎贡山人(1879一1965), 腾冲人氏。曾任云 南讲武堂总办,为辛亥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之一,滇军名将。民国元年(1912)授陆军中将街,任众议院议员,次年任参众两院主任。1916年任北伐军都参谋,1917年任陕西省省长,1918年参加护法斗争,任驻粤滇军总司令,授陆军上将衔,一等文虎章。1922年人京任航空督办,1923年任农商总长、署理国务总理。1940年任云贵监察史。1942年日寇人侵滇西,李根源力主建立和坚守怒江防线,反对后退,并致电蒋介石,慷慨陈词,请缨西上柜敌。行前发表了著名的《告滇西父老书》,正气凛然,慷慨悲壮,全国各大报纸纷纷转载,民众热血沸腾,参军奔赴抗日前线。5月30日李根源以63岁抱病之躯,亲抵保山前线。未数日,军情危急,远征军参谋团团长林蔚劝李根源退居大理,李根源复书说:“不可去,不能去,誓与保山共存亡!”又表示如保山万一失守,就蹈龙王塘以殉职,决不投降!并赋诗抒怀:“人生既读圣贤书,自有灵台比广居。志决神清受其正,天翻地覆欲何如”。滇西抗战期间,李根源为团结边地土司一致抗日,训练青年充实军队作了大量工作,滇西收复后,主持修建腾冲抗日烈士陵园“国殇墓园”和腾冲龙陵的善后事宜。李根源先生著作等身,主纂的《永昌府文征》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我在国殇墓园忠烈祠的门口,拜读了那篇慷慨激昂的《告滇西父老书》,宁为玉碎不求瓦全,字里行间充斥着一位爱国军人的民族气节,而其文韬武略、忠肝义胆,无不让后人敬仰。

-------------------------
李根源《告滇西父老书》

云南是中国的国防重要根据地,居高临下,高屋建瓴,西南控制泰、缅、越,东北拱卫川、康、黔、桂。滇西又是云南西陲的重大屏障,握高黎贡山、野人山的脊梁襟潞、澜、龙、盈大川的形胜,且为通印度洋国际交通的唯一生命线,我们中国是民主阵线二十六国中四大列强之一,所赖以沟通民主同盟国地理上的联系,全靠滇缅公路一条干道。

自去冬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英、美、苏均集中注意力于对抗欧洲轴心领袖德国,敌国日本利用他一贯的投机取巧的伎俩,乘机攻击实力不足的缅甸,我们站在援助英国盟友的立场上毅然出师援缅,转战千里,足使敌国不敢立刻轻窥印度,而印度亦得到充分准备自卫的时间,在政略上收到很大的效果。中国对远东战争的责任既加重,因此云南对抗战的工作也更为紧张,敌人东窥腾龙,便是云南担负作战之开端。

敌人素来采取一线作战的战略,今既对南洋战局告一段落,必然集中兵力妄想实现其解决中国事件的企图。云南已成战区,滇西即是前线;保卫大云南,须先保卫滇西。而保卫滇西,须先扼住保山。我们一千七百余万云南民众,立刻要发挥保省即是卫国的牺牲精神,尤其我们滇西的广大民众,更应当强化保乡即是保省的战斗意志,服从军政长官的指示,推进军民合作的工作,戮力同心,协助作战。我滇西父老要知道,滇西握有天时的便利,地理的形胜,兵精粮足的人和,一切作战条件都是对我有利的。然而军事的胜利,全靠民众的协助,有良好军纪的军队,配合着有训练有组织的民众,一定发挥伟大的力量。这样,敌人必不敢轻举妄动,敌人若不量力,冒险侵入,那么,潞澜川谷中便是他们的葬身窟,这是毫无疑义的。

根源生长迤西,滇西是我的桑梓,也是我父老祖宗坟茔庐墓的所在地,现在敌人打进我们的家乡来了,看看腊戍撤退后滇西公私损失奇重,真所谓生灵荼炭,哀鸿遍野;看看五月四、五两日保山遭受兽机的轰炸,颓垣败墙,血肉横飞,迤西重镇化为灰烬,保山县城立成死市,鸦狗群聚,时疫蔓延,举世闻悉,同声愤概,百年浩劫,惨不忍睹。根源闻此,能不动心。乃奉蒋委员长电令、龙主席委托和监察院的催促,扶病西来,冒暑远征。我带来一个衰病老年之身,带来一颗纯结赤诚之心,坦白地诚挚地希望诸父老共体时艰,懔然于国难、乡难的加深,大家齐心一致,坚定最后胜利的信心,发挥军民合作的力量,加紧组织民众,训练民众,加强民众自卫,协助军队,尽到守望、运输、救护、侦察、通讯的责任。

我滇西父老诸君,全国甚至全世界人士都重视云南的国防地位,更注视滇西战局的前途,我父老要抱定决心,驱逐敌人退出腾冲,退出龙陵,退出滇西国境以外,甚至退出缅甸。第一步,我们要确实守住保山,作为恢复腾龙的准备,我云南同胞和全国同胞与我同盟国人士,现均翘首西望,期待着由稳定的滇西战局,一变而为边境歼敌的胜利战场。要确保滇西军事的胜利,端赖我父老发挥自己的力量。民众尽到一分,军事力量即增一分。自然,今后军队所需于民众的人力,物力的供给至巨,敌人在沦陷区域的横征聚敛、荼毒残杀亦愈凶,而我们滇西民众所遭受的痛苦和牺牲也一定愈来愈大,但苟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抗战者,虽毁家纾难,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我父老必抱定更大牺牲的决心,始能保住滇西过去历史上的光荣,始能在云南抗战史中占最光辉的一页。根源不敏,愿追随诸父老之后,同心努力以赴之,谨此书告。

里人李根源
民国三十一年六月一日







阿印于 2007-07-31 21:59:59 发表在分类:走走停停
(4873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