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6-30 Sat

《正定调查纪略》 (三)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二) 阳和楼及关帝庙
阳和楼横跨正定城南门内南大街上。楼七楹,建立在高敞的砖台上;台下有圆拱洞门,左右各一,行人车马可以通行,其布局略似北平天安门端门,但南面正中还有关帝庙一所倚台建立。

平面 极为简单,只是七楹长方形,檐柱之内,后半有内柱一列。此七楹外东西各有碑亭一间,并列的立在台上,台之东侧,在阶级为上下之道。砖台下穿两洞门,左右各一。两洞之间,在台之南,有关帝庙。庙前有牌楼及旗杆狮子,牌楼之内为大门,门内则为平面作丁字形的殿。

结构 砖台是砖砌,但门券乃石砌,石券之上,又有砖券三层。砖台砌法如城墙,四面都有收分,但有门洞处则垂直。

阳和楼的梁架结构最为精巧,襻间替木皆运用自如。当心间及次梢间梁柱间之接合,各个不同;而两山的构成,更交代得清清楚楚,诚然是健康合理的结构。

外貌 七间大殿立在大砖台上,予人的印象,与天安门端门极相类似。在大街上横跨着拦住去路,庄严尤过于罗马君士坦丁的凯旋门。在作风上着眼,值得注意的第一点是四角角柱之生起,非常显著,-角柱头比平柱头高出约23厘米。第二点是阑额上之刻作假月梁形;月梁的做法在北方极不多见,这一点的雏型,也算是我们一种的收获。屋脊两端微微的翘起也是《营造法式》里的一种做法。此外最有特征的便是斗拱。

斗拱 阳和楼和斗拱(第六十五图),在分部上;本身各件的权衡上;与楼身之比例上;及与梁架之交接上,都有许多罕见的特征。它虽没有宋式的古劲,但比清式斗拱却老成得多多。五铺作,单拱,出双下昂,计心造-单是单拱一项就非明清所有。下层昂实是假昂嘴,但是上层昂及耍头都挑起后尾。据我所知,宋以前的昂多挑起后尾,明清溜金斗则假昂在下,而将耍头及撑头木加长挑起。此处所见则一昂是假,一昂是真挑起,同时耍头后尾也挑起。这个或许可以说是晚宋初明前后两种过渡的式样。且可作昂的蝉递演变得实在的证例。补间铺作第二昂下用华头子承托,本是宋制,但在柱头铺作,则用平置的假昂,而在昂下刻作假华头子,如北平智化寺斗拱之制。当刘敦桢先生研究智化寺时,对此特殊的做法,尚未得其解,现在在阳和楼上得见真假华头子并列,其来源于是显然。直到清初作品中,我们还可以见到这做法。

年代 由上列诸点看来,这阳和楼之建造,当在《法式》刊行后至少数十年,但远在明之前。《县志》杨俊民《重修阳和楼记》称楼在元年正十七年重修(公元1357年),猜想当时至少已离初次建造数十年,才到了需要重修的时候。所以我们假定阳和楼是金末(南宋)元初所建,或不致有大错误。

关帝庙 阳和楼前的关帝庙,规模虽不甚大,设置却甚完备。最前有低低的月台多层,第一层的后半上有一对狮子一对旗杆;第二层上又一对石狮;第三层上有牌楼三间;牌楼之后,更有二层平台,两旁围着精美的石栏杆(第六十九图),前有阶级引上,然后达到庙的前门。庙的本身虽未得进去,但平面是个丁字形,檐下斗拱的形制也呈示其年代的久远,就说与阳和楼本身同时建造,也属可能。牌楼前的石狮,和它下面的须弥座,都显然是明以前物。牌楼更可爱,小小的三间,顶着出檐深远的楼,边楼却只是一整个攒尖顶,放在一攒四方斗拱上,比北平常见“小头”的牌楼显得庄严得多。庙门之前立有铁狮子一对,塑工虽不见佳,却也是明代遗物。

(三) 天宁寺木塔
天宁寺《县志》称建于唐咸通初年(公元860年前后),位于隆兴寺之西,本是正定重要伽蓝之一,但现在只余木塔及小殿数楹而已。塔高九级,平面作八角形。塔身下四层为砖造,下三层斗拱及第二,三四层塔身虽属砖造,但在角上则用砖砌成八角木柱形,门窗榻板,亦用砖砌出。塔上的斗拱,由下至顶都是四铺作出单抄,即清式所谓品字斗科;下三层砖砌部分每面有补间铺作三朵,上六层每面两朵;下三层大概是因材料的关系,斗拱的权衡颇嫌紧促,上六层则甚豪放。

塔身向上每层高度递减,而每层收分亦递加。塔顶金属刹,中大上下小;已歪斜有毁拆下坠的危险。

(四) 广惠寺华塔
广惠寺在南门内南大街之东,俗呼花塔寺。《志》称唐贞元中建。现在的寺,除塔外,只余小殿三楹,实在是颓坏得可怜。

若由形制上看来,这华塔也许是海内孤例。其平面及外表都是一样的奇特。平面第一层作八角形,但在其各隅面又另加扁六角形亭状的单层套室。在塔身的各正面及套室之外面,都有圆拱洞门;在套室之各斜面尚有假做的直棂窗子。各面转角处都有假柱,柱上有两层相去极远的阑额。斗拱配置奇特,每面有一朵主要的补间铺作在正中,两旁另加两杂次要的补间铺作,都是很少见的做法。第二层可算是华塔中最老实的一层;平正的八角形,每面三间;下有平坐,上有斗拱檐瓦。每面当心间是门,梢间是假方格棂窗。斗拱是出两跳偷心造,当心间用补间铺作一朵。其最奇特处在两相接面阑额之安置,不是同高,而上下相错,也是极少见的做法。第三层平坐甚大,但塔身则骤小;仍是八角形,四面是门,四面是假窗。斗拱皆用如意式。第三层以上,便是一段圆锥形,其上依八面八角的垂线上有浮起的壁塑,狮像和单层塔相间错杂的排列着,其座之八角有力士承托保卫,八面有张嘴的狮头;圆锥之上是有斗拱的八角形檐顶,再上还有尖盖。塔号称唐建,金大定,明景泰,宏治,嘉靖,万历,清乾隆,屡次重修,其确定年代甚为可疑。

(五) 临济寺青塔
临济宗的发祥地,原在城东南,唐咸通间移建城内。金大定十五年(公元1185年),元至正三年,明正德十六年,清雍正四年,十二年,道光十年均曾重修。现存的青塔,也许是大定间物。砖塔平面做八角形,立在四方的石坛上。八角形的塔基也是石砌。石基以上始是砖造;最下层为须弥座其上为平坐及栏杆;再上为莲座。莲座之上便是塔之初层;初层甚高,四面开门,四面有窗,角上有圆柱。第二层以上的八级都极低,如北平天宁寺塔。平坐及初层檐的斗拱都出双抄,第二层以上则只出单抄;在第二,四,六,八,层上,补间铺作用有斜拱的如意斗拱,而三,五,七,九诸层,则只用单纯的华拱,表示虽在致徽的斗拱布置上,也是经过一翻匠心的,只可惜这番苦心,七百余年来有几人注意过。刹下有莲座,很残破,上有金属刹。这青塔在正定四塔中为最小一个,但清晰秀丽,可算塔中上品。

(六) 开元寺砖塔及钟楼
开元寺砖塔平面作正方形,高九级,砖砌,无斗拱,只有叠涩的檐,最下层有圆洞门,上八层有小窗。就形制讲来,是正定四塔中之最古者,而实在的年纪,则明嘉靖四十一年修,怕是四塔中之最稚者。

开元寺的钟楼,才是我们意外的收获。钟《志》称唐物,但是钟上的字已完全磨去,无以为证。钟楼三间正方形,上层外部为后世重修,但内部及下层的雄大的斗拱,若说它是唐构,我也不能否认。虽然在结构上与我所见过的辽宋形制无甚差别,唯有更简单,尤其是在角拱上,且有修长替木。而补间铺作只是浮雕刻拱,其风格与我已见到诸建筑迥然不同,古简粗壮无过于是。内部四柱上有短而大的月梁,梁上又立柱,柱上再放梁,为悬钟之用。辽宋或更早?这个建筑物乃是金元以前钟楼的独一遗例。因其上半为后来集旧料改建,下层飞檐因陈腐被削一节,所呈现状已成畸形,故其历史上价值远过于美术方面。楼上东南角罗列多尊无头石佛像,大概都是宋物。

(七) 县文庙
在正定的最后一天,临行时无意中发现了县文庙的大成殿,由外表看来,一望即令人惊喜。五间大殿都那样翼翼的出檐,雄伟的斗拱,别处还未曾见过。

殿平面五楹,深三间,但内柱前后各向外移一步,使内槽加大,前后成围廊一样的宽度。内柱之上用四椽伏(五架梁),梁架用简单的驼峰及斜柱构成。四椽伏之下还有内额一道。内柱与檐柱之间,则用双重枋联络,自斗拱上搭过。斗拱五铺作,单拱,偷心造。在柱头上只有两跳庞大的华拱,向外支出,第二跳上有令拱与耍头相交。补间铺作并无华拱;只有柱头枋上浮雕刻拱,其下安侏儒柱;角拱及角梁后尾,则搭在单根的抹角梁上;建筑构架如此的简洁了当,如此的合理化,真是少见。

《县志》称县文庙为明洪武间建,但是这大成殿则绝非洪武间物,难道是将就原有古寺改建,而将佛殿改为大成殿的。庙后的元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残碑,文虽不可读,岁月尚可考。详细考据工作,将来当更有材料和机会。以此殿外表与敦煌壁画中建筑物相比较,我很疑心它是唐末五代遗物。如果幸而得到确实佐证,则在正定所有古代建筑中,除亦甚可疑的开元寺钟楼外,当推此殿为最古。

附识
证定《调查纪略》因其关系建筑物多处,制图记载费时竟在意外,所以直至今秋始迟迟脱稿。又因当时被栾东战事所影响,缩短在正定实测期间,以致工作过于草率。归社绘图时,又常常发生疑难,疏漏过甚,令人怅惘。
近我又得重访正定的机会;匆匆出发,计留定旬日,得详细检正旧时图稿,并从新测绘当日所割爱而未细量的诸建筑物。虽然成图盈箧,但已不及对这份《初步纪略》有所增助了。如果这初搞中有特别疏漏或竟错误之处,我希望能在最近的将来里,由详纪图说中来纠正增补它。

二十二年十一月 思成补记
祁英涛 校注
(全文完)


阿印于 2007-06-30 00:47:50 发表在分类:成梁批竹
(4870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