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2-09 Fri

相逢不如偶遇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那一年,我十六岁,我把自己写的诗集寄给了你,你回信说:“我的诗人,到这里来吧。”于是,我从沙勒维尔的乡间走了出来,名望、权位、财富被我视为粪土,我要的无非只有你。我的粗俗、傲慢、自大让巴黎的诗坛一片狼藉,我侮辱了维系你优雅生活的岳父、打碎了他珍爱的古董,你怀孕的妻子对我诸多不满,但是,你说“用我对你的资助,换取我的灵感的复生”。我们逃走了,逃离了巴黎,一如之前已经逃离过巴黎的高更一样,只是我们走得远没有他那么彻底。我们在伦敦的生活过得那么贫困而潦倒,你在妻子与我之间动摇,我在留下与离开之间彷徨。我在你的掌心扎下深深的血印,而你的子弹穿透了我的手,鲜血在残骸的肢体之间流动,于是,我们的故事就这么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你继续着你的体面生活,我开始了我的游离生涯。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但我完全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永恒的灵魂/关注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了解我的你笑着说我是“履风之人”,然而,你却没有能够最后抓住我,你说“让我们永远留在这里……永远在一起”,可其实我更喜欢巴黎,因为你曾经是那么坚强。伦敦的你是柔弱的,柔弱得敏感而又逃避现实,你可以伤害我,将我的躯体在瞬间化为无形,那都是爱的表现,但伤害后再可怜兮兮地请求原谅就是对我双重的侮辱和伤害。所以,注定,我是要逃离的,你不必怨恨我。所以,注定,我跟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不仅仅只是因为社会对于同性恋爱的歧视。所以,注定我是孤独的,因为你没有看到天空那艘金黄色帆船。

这个十九世纪的故事其实应该叫做“日蚀”或者“全蚀”,但不知道为何长久以来,我都认为它更适合叫做“相逢不如偶遇”,因为曾经的那些痛、那些爱,在多年之后再次相会,其实淡化的仅仅是那些肉体的伤痛,真正的距离依旧还是距离,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时间永远不会是一个融化两种金属的利器,能够融合只因为彼此在相遇之间就已然契合。故而,天才是不需要去磨合的,磨合而成的只是匠人只是会使用工具而直立行走的那个躯体,永远不会是上天都会嫉妒的天才。

不在乎金钱、地位、名份,没有考虑过事业、前途、未来,所要的不过是能够相伴始终,不离不弃。不论是否难过、痛苦,我们都是一起经过,哭哭笑笑,始终在一起面对,因此,这份感情才显得弥足珍贵吧?才有着可以藐视一切的孤傲吧!

时代的包容与进步让生活在各处的怪人们都有着自己能够生存的空间,所以,撕扯以及残害才少了很多,我们缩短了虔诚的嬉戏,保留着稚气骄傲的习癖,同时也在彼此的安慰中消沉了那些幼年看到未来的恐惧。所以,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怪人们是幸运的吧?因为他们也能够看到天空那艘金黄色的帆船。

—————
原型人物:
兰波(1854-1891),15岁就擅长写作拉丁文诗歌,掌握了法国古典诗歌的传统格律。从16岁(1870)起,他常常外出流浪,和比他年长10岁的诗人魏尔兰关系亲密,但后来发生冲突,魏尔兰甚至开枪打伤了兰波。现存的兰波的诗有140首左右,主要在16至19岁期间所写。在兰波早期的诗中可以看出帕尔纳斯派的影响,后期诗作加强了象征主义色彩。主要诗集有《地狱的一季》、《灵光集》。


阿印于 2007-02-09 11:38:56 发表在分类:离经叛道
(49340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