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1-04 Thu

太后的自述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标准的皇家庭院啊!在这里,我已经度过了我的四十年华,我是一个太后,呵呵!太后!是啊!我曾经以美貌、才情蛊惑了一代君主,成为了他的皇妃,然后又因为生下了仅有的两个皇子,母以子贵而升为了太后。我是一个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人了。别人都说,我有好福气,有好命。有着世人所羡慕的荣华富贵,有着天下女人所奢望的三千宠爱于一身。是么?我是幸福的么?我从来不知道。我不明白这与原来的生活有着什么不同。我不明白每天那么多的人在我的面前屈颜婢膝,有着什么意思。我不会带给别人幸福,我不懂得如何才能使得别人幸福。

先王在世的时候,臣子们说我是一个妖精,说我以妩媚缠住了皇帝,使他终日沉湎于酒食肉林,而不思朝政。我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皇上每天都要跑到我住的地方来,我不喜欢他来,也不喜欢他聒噪的大嘴整天说着一些恶心的话。幸而宫里还有很多很多的似乎是喜欢听他说话的女人,总是在他刚刚喝完了一杯茶,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以各种借口过来找我,实为看他。我很感激这些女人,尤其是皇后,她总告诉皇上,不要整天往我这儿跑,要注意皇帝万人之上的形象,以及所负的传宗接代的重担,她一再强调的是四个字“雨露均沾”。之后不久,皇后生产而亡,中宫没有人住了,皇上打算让我搬过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宫里那么多女人,非要让我搬过去呢?我讨厌搬家,讨厌把所有的东西放箱子里,被别人拿来拿去。

有一个年纪很大很大的白胡子老臣,约了好几个人一起,劝说皇上废了我,把我打入冷宫,这才能保祖宗的基业千秋万代。可皇上拍了桌子就是不同意,还气鼓鼓地回来说,要杀了那个老臣。冷宫所在的位置是最幽静的了,没有人来人往的,也没有那么多红得耀眼的装饰,更少了宫外那些亲戚们的走动。比起中宫,我倒是更喜欢那里。我第一次以央求的口气,对皇上说,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跟祖宗基业有什么关系,但我十分喜欢搬到冷宫去。然而,那个老臣听说我喜欢那里,想搬过去之后,竟然改变了主意,又约了那几个人一起,却是极力推荐我搬到中宫了,还说什么如此贤良之女,旷古少有,理应表彰天下。皇上似乎很高兴,不仅没再说要杀他的话,而且送了他们很多礼物。

但是,我不高兴!我讨厌中宫,我讨厌那里浓郁的脂粉气,讨厌那里繁华背后的污浊不堪,也讨厌皇后小产时渗入砖缝中的斑斑血迹。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也没有人会听我说,他们总是要我搬来搬去,他们认为那才是对的。也许吧?也许皇帝是喜欢吧!也许我那些突出冒出来的亲戚们是喜欢吧!可是我不喜欢,我不愿意。

皇上说,没有人可以不听他的话,但是我做到了。所以,我现在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太后。

我拒绝了太妃们垂帘听政的建议。天不亮就起床,端端正正地坐很久,听那些口齿不清的人引经据典口若悬河地说上一大堆的废话,这实在让我不堪忍受。于是,十岁的大儿子顺理成章地当了这个国家新的主宰,穿着朝服的他看上去似乎很精神,这我很高兴。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每天都要过来看看我,一厢情愿地跟我说很多听不懂的话。我强调了很多回不必每天都来看我,看与不看,没什么区别。但他还是坚持每天都来。而且,所有的人都对他的举动表示赞扬,说他是个好皇帝,懂得以孝治天下。我不知道这孝如何能治理天下,我也不知道他这让我心烦的举动原来就叫做“孝顺”。我想起了那个白胡子的老臣,那个曾经一度理解过我需求的老臣。我问他,如何才能让皇帝多去看看书,多去看看别的东西,外面的东西,不要每天花费时间跟我聊天。老臣先是惊讶,然后又是磕头,又是流泪,泣不成声的样子,他指天发誓,就是拼了老命也一定要帮皇帝把国家治好。我懒得继续听下去,既然他知道该如何办,他也乐于办,就让他办去吧。之后,忙着学习治理国家技能的皇帝果然没有时间来看我,话也少了很多。

皇帝大婚,他选中跟我了几年的一个宫女。群臣反应极大,他们说出身决定了一个人的品性,作为一个国家的皇后,是要母仪天下,给所有女性做表率的。我从未考虑过皇帝该娶谁做皇后,觉得这与我关系不大,他娶我宫里的宫女也好,娶宫外的淑女也好,我都没有意见。只要能让我安安静静的,就都好。然而,他们跪在宫门口,哭哭涕涕的,希望得到我的答复。我只得去说,皇帝如果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皇后,谁有权利就由谁选吧?免得麻烦。这事儿,我是懒得管的。大臣们仰天长叹、哆哆嗦嗦之后都走了。不久之后,他们又纷纷上奏说,她出身虽然不好,到底是皇太后一手调教出来的,温婉平和,聪慧贤淑,德才兼备,堪称女子之典范。皇帝很满意,昭告天下,让那个宫女当皇后,统领六宫了。

我终于不再有任何实际性的职务,也不用再做我不想去做的任何事情了,我不用听别人的唠叨,不用吃那些苦药,不用戴那些沉甸甸的头饰……每天我可以随心所欲了,我成为了一个国家最有权势的女人,同时也是这个国家最闲散的女人了。但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四十岁,不能自己嗑小胡桃了。

我幸福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人都害怕安逸,似乎觉得只有每天不停的争斗才是社会稳定的前提。所以,我这一生注定是要让他们失望了。但是,他们的希望本身就是建立在自我意识之上的,一切的前提都是我所不愿意的,没有人征求过我的意见,那这对与错,荣与辱,功与过,又都与我何干呢?哈哈。

ps:说是太后,其实是一个皇妃的故事,一个只想过平静生活的女人的故事。母仪天下,权势或是利益,其实并非所有女人的想法。至少在岁月的长河当中,还有一个她。呵呵。


阿印于 2007-01-04 17:41:15 发表在分类:离经叛道
(49250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