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6-12-28 Thu

褒姒自传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一条是回到皇宫镐京的路,一条是通往犬戎城邦的路,还有一条路去陪都洛邑,坐在路边的小土岗上,我不确定自己究竟应该往哪儿而去。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

从我懂事儿起,关于我的传说,就一直没有定论。

有人说,我是宫女与外人生下的私生子,宫女害怕,从而把我丢入河中。还有人推测说,只怕我是一个妖孽,所以,难以容于世吧。继而他们考证说,我是桀时期的龙涎而生,在某个宫女的肚子里住了四十年,化作女体出来作乱的。因而,姜后命人把我投入河中,原想让我溺水而亡。

这是他们说的。据我的养父说:有一天,他和老伴儿一起去城里卖弓箭,遇到官兵抓人,好像是说宣王下令,不能卖弓箭了,违反者杀无赦,于是,他们就逃到了郊外。在一条小河边,看到了襁褓中的我,因为膝下无儿无女,二老收留我,认作了养女。而我们全家为避祸,搬到褒城的表亲家住下。

十四年相安无事。一天下午,褒城首领的儿子洪德,来到我们村子,他看到我,竟然呆住了,连连说了三遍“美人”,又问我,是否愿意跟他走。我说伺候谁都是伺候,去哪儿都一样。他就笑了。后来,他送了我爹娘三百匹布帛,让我去了他家。

我才知道他买下我并非是因为喜欢,而是他父亲入狱三年,他希望能用我换回他的父亲。听说,他父亲是因为不满意皇上四处抓美女填充后宫,所以直言而犯上的。没想到,洪德却要我去换了他父亲。不知道老头儿,会有什么想法呢?我暗自笑了笑,就跟着洪德启程前往镐京了。

看到我之后,皇上果然立即降旨,把洪德的父亲褒珦从牢里放出来,并官复原职。但老头儿有点倔,觉得他儿子用我来换他的命,是玷污了他的清白,自此,却是隐而不出了。

皇上让我住进了琼台。有一天,皇后来了,指我的鼻子,问我是谁。真好笑,她来我的住处,居然问我是谁,难道她这个皇后是不管事儿的么?我没理她。她骂我是卑贱之人,污浊了后宫。这话就更可笑了,我本来就不是出身官宦,自然是卑贱,而后宫是什么呢?不过就是皇上游兴之所,难道还干净了么?她又说我不去朝见他,可我又干嘛要去见她呢?她不喜欢我,是明摆着的,又何必大家都不痛快呢。

几天之后,皇上早朝去了,皇太子派人来掐了我院子里的花,还莫名其妙地挥手打了我两拳,弄得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皇上心疼我,又觉得太子好勇,再恐伤及我腹中的胎儿,便下旨让他去了申国,听申侯管教。太子一走,我终于落个耳根清静了。

可没多久,皇后密书一封,欲送去申国,告知太子上表认罪,先母子团聚,别作计较。皇帝看到“别作计较”四个字时,突然大怒,抽出宝剑竖劈下来,砍死了传信的婆婆。第二天早朝,又颁旨废太子为庶人,贬皇后入冷宫,立我当皇后,我刚刚出世的儿子伯服作为太子。

很多老臣合在一起,骂我淫乱后宫。这跟皇后的话一样可笑,后宫原本就是淫乱的,如果不淫乱,皇帝哪儿来的皇子皇女?如果不希望后宫淫乱,大可以把后宫省下了啊,别招那么多嫔妃啊,大家都乐得清静呢。这话我并没有告诉皇帝,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他。后来,他们又一起联名上奏,要求皇帝贬了我,而皇帝没有答应,他们依旧一起说着我祸国殃民的话,纷纷告老还乡了。

皇帝不知道为何,总希望我笑。其实,我也笑啊,我笑过洪德,笑过褒珙,笑过皇后,笑过太子,也笑过一干的大臣,但他觉得那都不叫笑。他为了能让我以他认为的方式笑,居然出令:“有能让褒后一笑者,赏赐千金。”于是,一直在我身边像只没头苍蝇乱撞的虢石父想出了个主意,让我们去骊山游玩,然后大举烽火,擂起大鼓,诸侯以为镐京有变,纷纷连夜赶至骊山之下。看着他们每个人都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想到整个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我身边这个昏庸的男人手里,而这一大帮人堪于被一个人游玩于手中,却不能自觉,当真是傻啊。我不禁大笑起来,一发而不可收拾,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笑过,笑得我直不起腰来,笑得我肚子都疼了。皇帝看到我笑,似乎很开心,他以为功劳归于虢石父,果真当众以千金赏赐了他。

申侯听说废了皇后,立了我,很是不满。作为皇后的娘家人,他的不满有着很深的背景与感情,对皇帝的牢骚与对我的咒怨是难免的。但是,他上书说,以前夏朝的桀就是宠爱妹喜所以亡了国,而纣王也是因为宠爱妲己而亡了商朝,如今皇上新宠了我,只怕亡国在即了。这话作臣子说,显然有点过了头。果然,皇帝看了上书之后,拍案大怒,与石父商议,决定要讨伐申侯。

不知道是皇上想吓唬吓唬申侯呢,还是果真消息走漏,没多久,申侯居然知道了讨伐的信息,以城内金银许之犬戎,共通攻打镐京来了。犬戎之兵不按章法,乱冲入城,逢屋放火,逢人举刀,烧杀抢掠,宫廷内外哭声震天,一片混乱。司徒郑伯友大人一路保护我们前往骊山而去。

中途,郑大人多次举烽火,而烽烟透入九霄,却无一官一兵前来救援。看来,这些可笑的诸侯是生气了,能一气而错失天下,倒也颇有意思呢。只是,可惜了一个郑伯,顽固的忠君爱国之下,被犬戎之兵乱箭穿心而亡。皇上被犬戎兵杀,我的儿子伯服也一并死了,列为三公之一的尹球即便躲在车轮之后,还是被拉出去砍了,只有我没有死。

他们不许我死,他们将我送到了犬戎王的大帐,犬戎王以我为美,要招为妃。我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所谓认命,也只有生与死这两条路,而这原本都不是我一个平常女子所能够选择的。若一死只为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皇帝,那殉葬自然是不值当的,而活着除了痛苦也就是快乐,如果没有痛苦,也就无所谓快乐。所以,伺候谁都是伺候,没有什么分别,也没有什么好与坏了。

申侯引来的犬戎,占据了整个的镐京城,城内百姓怨声载道。谁系的铃,自当谁来解。谁下的套,自当谁来放。因而,谁干的坏事,也自当谁来挽救。何况还有冠冕堂皇的民族大义社稷大业在里面呢。于是,申侯秘密联络了北路晋侯姬仇、东路卫侯姬和、西路秦君嬴开,还有郑伯的儿子掘突,共同发兵,里应外合,将犬戎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向西遁逃了。而我也得以在乱军当中,从犬戎帐中脱身,坐在这土岗之上,想着自己的归路。

太子被引回来当新皇帝,皇后升为太后了。一切还是他们所喜欢的那个样子。只是,死了我的儿子,死了他们不满意的皇帝,死了不孝的尹球,死了忠义的郑伯,再就是丢了一个我。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镐京不在是帝王之都了。新皇帝打算搬国都于洛邑,理由是镐京太破旧了。

他们说,当年曾经流传了一首童谣“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服,几亡周国”。而正是这首歌谣,让姜后害怕而扔了我,让我养父母因逃难而遇到了我。然后,就有人说,这首歌谣灵验了。

果真灵验么?我不知道。

我生得不祥,又不能死得其所,自然只有活下去,无限制地活下去了。可我该往何处去呢?这刚刚开始的新周,是否有让我平静生活的地方呢?人家说,从来处而来,往去处而去。我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又该往何处去呢?

坐在土岗上,面对三条大路,我无所适从。但同时我也知道,日后坐在房里的书生们,面对我的故事,同样会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到无所适从的。

我这么一个微弱的女子,竟然成了整个国家几乎灭亡的根由,竟然这么伟大的责任就担负在我娇柔的身上,我不禁大笑起来,如同曾经在骊山上的笑。

2004.6.


阿印于 2006-12-28 17:20:06 发表在分类:离经叛道
(4952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