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3-04-23 Tue

春寒料峭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冯正中《鹊踏枝》

上巳节,连着看了省昆三天的大戏,赶上帝都春寒料峭,原本羸弱的身板终被虐得病倒,今早不得不退了前往禅院的车票,原本想去送净慧老师父一程,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矣。若非间或的咳嗽声声扰乱心绪,人似乎还在戏中。倒是老爷子在一旁笑,说一点儿也不值得同情。那是他不了解我被虐极深,难以排遣之苦。

石头伉俪为《白罗衫》耗费心力,原本只剩一卷的残本在张弘手中变成全本,剧情完整饱满,自然颇有卖点。奈何,又在张弘手中将这部戏生生变虐了。白罗衫啊白罗衫,“一颗心碎,一面镜圆。悲也泪,喜也泪,泪湿白罗衫。”倘若只是悲剧,痛哭则以,大不了就是眼睛红肿,消了即可。奈何它是一部虐戏,生生将一个至恶之人表现出至善一面,如此即便恶人伏法也难以让人欢欣,端看得只有难受,还是无法明言的难受。在十八年的养育之恩与杀父夺母之仇间作出选择,或许对于正义之士而言还不算太难,但赵坚演绎的强盗之可爱善良,舐犊情深,十八年来为着养子竟弃恶从善,最终仍不免为过去的错误而被迫自裁,固然有人谓之“善恶终有报”,但此剧却只虐人了事,情感之宣泄至其自裁而终,其抱子而归之欢欣与全子忠义之慷慨,其上场之欢快与下场之悲凉,嘎然而止。自然让人心绪难平,久久为之纠结。

而桃花扇,原本是我最不忍看的剧目之一。先不说《哀江南》《沉江》那几段唱词之悲,每每闻之流泪不止。在见过香君冢之后,得知历史上的她千里寻夫反遭奚落最终落得一个土坟包,而侯公子出仕入仕几度变更,再看桃花扇之剧情,便只剩下对于香君的痛惜。男权世界中的女子,历来身处弱者之位。孔先生愤而执笔著就《桃花扇》,以展现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复社才子之情操竟还不如秦淮一介倚门歌伎。但他仍把结尾处理相望江湖,乃是存有私心,不愿将侯生变成二臣吧。明亡,亡得不只是大明。想想夫三户亡秦之志、九章哀郢之辞,感叹历史不断演化,血性却不断的衰退,反倒在胭脂泪中凝结出爱国情。有人说,陈老先生以年迈之躯目盲腿髌之残仍为河东君著书八十万字,即有书写复明之初衷,全国人之民族大义于其中。先生之大义,感人肺腑。回到省昆的这出桃花扇,或许有着为石头而设的宗旨,侯生之情感纠葛,此种大义之渊源便断了些许。加之又是新编,曲牌转变甚多,颇有一些将悲情转化之嫌。甚而在李贞丽代嫁一出,原本乃是展现风尘女子之辛酸,但竟然赢得全场轰堂大笑,我一度怀疑北大怎么了?观众怎么了?继而想想,恐怕也不能全怪罪观众的素养,当与剧本的某些处理不到位有关。赵坚的苏昆生非常之好,石头的侯生也佳,但《沉江》却仍比较雷人而终,颇有些抱憾。原本打算痛哭的戏,又生生在尚温阶段被阻拦了。。。还是被虐着了。

继而在今天早起,悠悠想到了冯正中的《鹊踏枝》,之前曾误认为是欧阳修之作。而今看来,也只有作为南唐重臣却无力匡扶济世的正中才有如此闲情?风雨飘摇、江山不稳,此闲情者,难以排遣之情也。

(下为白罗衫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阿印于 2013-04-23 13:56:27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006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