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2-08-15 Wed

月破黄昏人断肠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忠孝何曾尽一分。年来姜被识奇温。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后牛衣怨亦恩。 泡露影,水云身。任抛心力作词人。可哀惟有人间世,不结他生未了因。”调寄《鹧鸪天》为朱古微先生绝笔,邵君次公所传者。不知何故,这几日脑海中反复出现的皆是此词。难道身处秋风秋雨的京城,更能感悟疆村之风雨飘摇的人生么?

失眠到了一定程度,也变成了一种游戏。内心深处千回百转不舍昼夜的翻腾,像是一段宋词又像是一首元曲。知道该来的终究回来,如同一个老朋友,等着它反而轻松了很多。只是语言神经变得更加大条,谄媚的话不经过思考可以顺流而下,反倒是精准的词汇忘得一干二净。疑心再这样继续,自己就衰退成了文盲。问H,自己会不会变傻呢?H笑,聪明伶俐着呢。释然。

午夜徘徊在南二环的辅线,看着走过的稀少的车流与略微有些静谧的街道,才发现这座城市的新建筑偶尔也会让人觉得温暖,好像一个巨人用它的臂膀环抱着自己心爱的家园。夜,未必总是寒。冰凉的肌肤开始冒出了汗。再次走过那片树林,已经没有了揪心的害怕之感。不明白恐惧为何来得那么嚣张又走得那么坦然?那些日子陪伴着我的黑暗影子,又是何人所扮?

匆匆一面,今生的一段孽缘。究竟谁是佛前的那株莲花,谁又是那灯盏中跳动的灯芯呢?无人能知,却又似乎无人不知。所亦一切的恩怨,也不过只是前世的情与债么?但,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又何偿相信命运来着。喜欢如玥跟安茜的那段对白,一直觉得人生哪怕荒唐,但不要留下遗憾才好。“只是天下憾事,往往离不开去感叹‘如果’这两个字罢了。”“曾几何时,希望上天可以天公造美,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只可惜,在我们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恶梦,说醒来就醒来。反而在我们心目中一再的‘如果’已成为痴人说梦。 ”

生活的辨证就是这样的无情,获得的并不全是幸福,丧失的未必就是悲哀。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到底是谁亏欠了谁,根本已经无法计算。打从将其放在心上的那一天起,砒霜已端到了面前。既然天意弄人,要怪,不如怪天。


阿印于 2012-08-15 02:29:43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908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