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2-08-04 Sat

船迟又遇打头风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什么叫悲摧?悲摧就是印总的右脚刚好,左脚又受伤了;悲摧就是薛佬二莅临上海机场的出境口,才发现护照拉在了北京家里;悲摧就是小颖的父母把房子卖了,小颖却被一只蚊子咬成残疾,耽误了出国的日期;悲摧就是终于攒够了钱,满心欢喜,背负了全部的身家性命,匆匆赶赴码头,却发现没有了那档船期。人生在世,无不遭遇着各种各样的悲摧事件,活着就是要面对酸甜苦辣的,谁也无法逃避开。我们也只能积极乐观的去面对各种悲摧。

又是一年的八月四日。难得在这个我每年百转愁肠的日子前夕,郭MM约我去三里屯喝酒,她说聊点儿工作,她又说其实是心情不好。认识她不过几个月的光景,却俨然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喜欢两个女人一起逛超市的感觉,两个吃货的心如此贴近,而她出身食品行业又善于购买,真真一个好顾问。她约我,我自然义不容辞。何况我也正纠结着呢。

突然发现走得很近的人总是有着相同的气场,所亦郭MM的故事虽然特例独行了太多,十万分的概率都能发生在她的周边,但仍旧没有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与理解范畴。这样的夜晚,两个独身的女人,欢笑着说着过往的煎熬与难过,真像是一杯浓烈的酒,凛冽到了一定程度。开朗的背后有着各种的痛楚,各种的痛楚又夹杂着各种的责任,于是只有森森的自我忧伤,还是不能晚于12点的忧伤,怕年迈的痛失爱子的父母更多一份担心。所亦李逵遇到的李鬼也才会说上有老下有小,让李逵放了他。只是我们不是李逵,却又都遇到了李鬼。人活到这个岁数,才有些压力吧,抱怨社会已经没有用,抱怨别人也于事无补,只有加倍的鞭挞自己,练就一身铜墙铁壁。连柔若扶柳的政姐姐都可以用刨子了,还有什么是干不了的呢?难道只有遇到相似的命运才能猩猩相惜吗?看着桌子上的酒瓶,我开始怀疑,今夜,究竟她选择了我来陪酒呢?还是我选择了她?

前儿个阴历十五,去悯忠寺等疲疲,拈花微笑,进了山门。一路前行至藏经楼,坐下玉簪花下,方才被蚊子咬了无数的包。之后遭遇蚊子们奔走相告,一路尾随,乃至不得不流窜而出,与疲疲汇合在山门前。看到拎着西瓜的和尚GG外出散步,坐在吐鲁番餐厅抱着烤羊腿的我不禁开始遥想,倘若我戒了酒与肉,是否我也就可以出家了呢?但倘若我吃了素,蚊子们会不会觉得遗憾?没有了我的供养,它们的日子该多么的寡淡呢?但日日听诵佛经的蚊子为何偏偏没有得道呢?恐怕还是嗜血的原因吧!所亦有些事情总是可以改变的,而有些却永远都变不了了。

在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帝都,却遭遇着着船迟与打头风,能够挺立下来也算大难不死了,只是不知道后福又会在哪里呢?难道所谓的“金鸡变凤凰”说的就是大难之后的福报吗?外公没有明说过,妈妈没有来得及说明白,日子过得糊里糊涂的我,何时能够继承他们的衣钵,也变得通透一些呢?天亮,跟爸爸一起去买菜来祭奠妈妈,而此时,恐怕也只有洗洗睡了。晚安。


阿印于 2012-08-04 02:02:11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877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