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2-07-30 Mon

情不知所起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郁达夫是个奇怪的人,活得高调而艰辛,但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奇怪,才能铸就“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误美人”这样的佳句。前几日脚扭伤又遭热火上升毒气攻肺,病中翻起红楼,始发觉很多人物在不断的淡忘中反倒渐渐清晰起来。

受有着丰乳肥臀恶俗审美的老道影响,始终对黛玉有着病弱刻薄的印象,从小的记忆很难抹杀,于是乎带到了自己也有些圆润的成年。近日再读,才领悟她之些许刻薄言辞并非毫无缘由。从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婚姻之事由不得自己作主,而心挂着的宝哥哥又不知道是何心思。倘若唯一疼爱她的外婆撒手人寰,在这个势利的大家族,继续飘萍一样的日子,不知道何去何从。她又怎么可能不孤僻不落寞不伤感?抛开这番内心的凄苦,了然宝哥哥的情义之后,她方才展露风趣的一面。如此品貌才情的女子,玲珑剔透,又不情愿耍心计,因而也只会伤了自己。纵使宝哥哥知道那番心病由来,表露心意,但也无能为力。心病还需心药医。只是一介弱女子,上哪儿寻心药去。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

前段日子,人贩子在QQ上留言问我最近忙什么,又发来短信问我正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何故,只是懒得回复。于是,他跑去问峰儿,峰儿笑着说不清楚,转头问我,怎么了?我笑,接了他的电话,原来只是他在担心我出了什么事故。他说,一个好朋友出了事儿,过劳死了,也是编辑一枚。于是第一个想到了也整天加班熬夜赶稿的我,偏偏又是联系不上,更是急上加急。

回想过去的N多个月,的确有点儿忙到六亲不认的程度了,过年都在熬夜加班中度过,实在是有点儿恐怖。不过,似乎一切都是一样的境界,过去了才恍然,其实也没有什么。要不,老人们总说贵在坚持呢。只是,在坚持的事儿遇到了身体的不配合也依旧枉然。所亦,我的五月休假也是在泪水中度过,回复人贩子说,大家的境遇居然那么相同。我也是受了刺激,才让自己放松了些许。拼了老命能换来什么呢?想想,就觉得心里空得发虚。人贩子同感,悻悻然。

人生走过三分之一,经历过的事情逐渐多了起来。才发现,心不该是肉长的,因为它能百忍成金。伤心的事儿遇得多了,再不会像孩童般哇哇大哭,知道无法替代,也就不想再麻烦别人。伤心的话听得多了,也开始麻木起来,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反而没有了什么疑虑。知道心始终在一起,没有走远,就足够了。倘若不能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倘若不能拨开云雾看到阳光,那又要心作甚。

傍晚的雨落在京城,夜雨染成天水碧,又是一片泽国的景象。问疲疲,在哪里?她回复,在路上。于是沏壶茶,坐下来慢慢等。等着那个丫头爬上楼的时刻。这大雨夜,我却只想到了一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阿印于 2012-07-30 20:46:04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932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