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2-06-11 Mon

坐井观天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今天,跟JOE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遥远到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去那个地方,遥远到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跟JOE一起去那个地方。乃至还未到约定的七点,我已然到了他家门口。坐在他家院子里面,看着越发像胡同大爷的JOE给花花草草们浇水,我喝着冰凉的可乐希望可以降低自己热血的沸腾度,效果却并不明显,还是他忙碌间歇冲泡的咖啡缓解了些许黏稠的血液。炎炎夏日,远行的两个人又应该有怎样的心情才贴切?

还好,两个人同行,所亦一路之上说说笑笑,也觉得没有那么的乏味。目的地其实并不遥远,即便走错了路,也依然在预计的时间内到达,可见只是隔着互相的心,难以言启才觉得远。认识JOE那么多年,太过熟悉,因此才华早已不在我们的话题之内,一直觉得他生性比较随意,对于感情也同样的状态。今天,我坐在副驾的位置,重新审视这个男人,看着车被刮蹭却并不介意的他,听他貌似唠叨的话语与善意的嘲笑,我第一次在堵车的京城听出了其中的温暖,听出了那份我已经几乎抓不住的坚持。而正是这份没有质疑没有猜测的真情,让彷徨的我无比震惊与动容,心甘情愿陪他去那个遥远的地方。

中午是一碗拌了辣椒的新疆面条,辣得我的午觉睡得异常的跳跃感,直到另外一个男生的出现,打破一场寂静,我才发现,已然下午三点。JOE坐在院子里忙着回外国的邮件,我吹着风扇睡在沙发上像小猫一样的慵懒。小葛笑着走近来,一个眼神,间断的两句对白。大家为着同一件事情,所亦一目了然。

看着JOE收拾房间,看着小葛在一边感叹,三个人的空间,狭小的一场清理事件。持续的时间不长也不算短,却让站在闭塞空间的我有着透不过气的感觉,不明白为什么有爱,还能颓废到让我们心疼的状态。也不明白为什么人与人的差别那么大,可以有人黑暗得如同深渊而又有人阳光得灿烂。几个大包裹将一个人的记忆装了起来,一个人的重量,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让我无比的感叹,陌生的感觉再一次侵袭过来,我想到了某一阶段的自己,无端的猜测与无休止埋怨。其实无论什么事情,自己能否走出来才是关键。为了托管,我抱走了白色的瓷器,我看着它辗转很多地方,生长了很多年,不忍心它最终被垃圾填埋的下场。这是一件很奇怪的瓷器,我第一次看到它就印象深刻,原因它的造型优美,像个花瓶却不能插花。或许我们更多的时候所做的事情就像这件瓷器一般,看上去很美,却没有用途。力量有限,弱小的我能够做的也仅仅只有阳光的生活着,让世界更多一点温暖。

记忆与情感在不同的空间交织着未来,我好像穿过了一道门,被一束奇特的绚丽的光芒所击穿。在这个夏日的夜晚,我终于打通关键所在。为什么我们可以相识很多年,不是没有缘故没有理由的爱,它有着自己的一条轨迹在发展。可以在一起,就足以证明我们并不遥远。可以在一起,就已经说明我们相亲相爱。无论发生什么,都在一起,这样就好,哪怕远隔重洋,哪怕只是坐井观天。




阿印于 2012-06-11 23:36:36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867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