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1-11-07 Mon

11-7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曾经有个网站,我的密码是A-BOOK。那个人说,每年11-7 会送我一本书,所亦就叫用这个当密码吧!后来,我果然收到了厚厚的一本书,但,只有那一本。人生中总是会经过很多很多的人,有的人我们初初懵懂着认识了,不断的纠结着竟然不离不弃,而有的人我们狠狠的相逢,相互了解却最终分道扬镳,还有的人淡淡的来了淡淡的远去,始终隔着江湖遥望着,貌似都很好的样子。不管那一种,都曾是付出的感情。

生日,中午在家吃了长寿面条。晚上跟姐妹们一起HAPPY,我说唱歌吧,她笑,发烧卧床三天之久的人嗓子已经哑得像破锣了还要唱歌吗?我笑,你们生活压力那么大,可以好好发泄啊,我只观望不说话。她继续笑,她才不发泄呢,还是吃饭吧!于是,挑了我最喜欢的那家饭馆,小桥流水古朴的院子,曾经跟妈妈两个人坐在哪儿摆拍过很久的那家,爸爸生日也曾在二楼之上。我的生日,也在那儿吧。果然,皇家的人比较守时,而路痴的人最晚到达,倒是那个口口声声说最了解最知道的人找错了方向。于是,又上演了一出曾经上演过的大拉皮的戏码。乐不可支。

她们说,恶念头必须拍死。我笑,其实真的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她们继续威胁,必须拍死,今天,此刻,之后,不能再有这样的念头了。看着对面的人认真的表情,我开始慢慢点头。即便我凛冽得一塌糊涂,果敢得天下谁也不怕,不把任何人的流言当回事儿,此刻也不得不变得柔软。因为那无关是非,无关闲言,而是姐妹间真真的关爱。于是,幸福而开心,觉得真的有着新生的感觉。伴随着跑堂小姑娘的一声长叹,终于,可以安心了。

然而,总是会出乎意料之外,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变迁。如果生命有轨迹,那我们是否在画着圈?我哭着问她,我该怎么办?她沉默,再沉默,然后反问我,你觉得呢?活得那么累,不被人理解的难。貌似鬼打墙一样的难以走出那个圈,什么时候才是突破点?还是,其实,轨迹就是一条平行线。任我怎么努力,也是枉然?没有酒的夜晚,没有坐在街头哭泣的夜晚,躺在床上不断的回忆,回忆往昔,点点滴滴,仍旧不能理解,为什么突破一个节点那么难?没有历史的原因,没有天灾,没有人祸,没有任何的被动因素,可主动起来仍旧那么难?为什么?走不出节界。我被谁罩住了?是谁?让我一直在徘徊不前?我如何可以打破这张网,离开这个漩涡的状态?她沉默,再沉默,说只有我自己去寻找答案。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又如何?人心难测。他说,有些人会走,而有些人就在到来的路上,做最好的自己。11-7,也无悲来也无喜。


阿印于 2011-11-07 22:47:38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925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