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0-11-01 Mon

不立文字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西哲卡西尔认为,人类生活的典型特征就在于发明、运用各种符号,从而创造出一个“符号的宇宙”。而所有的文化形式都是符号的形式。文字,语言,自然更是这种符号的代表。然而,在文字悠久的中国,主流社会所运用的哲学思想却是言外有意的模式。

据传,禅宗在到了六祖惠能之后,真正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发扬到了极致。然而,纵观佛教典籍,禅宗留下的文字却最多。在《大正大藏经》的诸宗部,禅宗典籍占首位,有一五九九页;天台宗以义理的阐扬著称,却占第二位,计九八二页。于《大正大藏经》的史传部,禅宗所占篇幅,与各宗比较也是首位,例如《景德传灯录》及《续传灯录》的两部禅宗史传,合起来便有六十六卷。由此可见,不立文字也是一个悖论。禅宗所说的不立文字,并非不用文字。文字是一个符号,一个代码,一个可能表述佛理的用具,但也往往在这种转换当中错失了很多的信息。然而,倘若没有这种工具,则会丧失更多的信息。所亦,主张不立文字的禅宗,反倒最擅长文字吧!

没去黄梅之前,就觉得五祖是个奇怪的人,从他之后,禅宗一花二叶,南北之争持续百年。六祖亦是,佛祖从在印度传二十八代,始终一脉相承,到了六祖,开创传两弟子之先例,从而开枝散叶。而到了黄梅,越发觉得其实一切都是障眼法。苦修也好,顿悟也罢,不过只是形式上的不同。在人性上,总归有多贪图的方式会更加的便于推广与流行。而所谓的理解,也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达摩传《楞伽经》以印心,六祖惠能传《法宝坛经》以正心。如此说来,反倒是三祖更有魄力,《信心铭》自此改变中国禅宗的命运。而唐中期才开始出现的所谓“拈花微笑”,也逐渐深入人心。其实,传承与否何其重要?但,以心见长之宗派,尚且无法自圆。不得不感叹,心之所印,又该多难!本体心性之真实性如何,难以言传,“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立文字也好,创立文字也罢,最终,文字不过只是工具,留下也好,不留下也罢,一脉相承也好,开枝散叶也罢,南下避祸、北上辩论,凡此种种,不过表象,心心相印才是正道吧。

有时候,会觉得生命之短暂,慢慢的蹉跎在无尽的思索与磨合中,如此浪费。可是,放到历史的长河,一切都变得渺小起来。所亦,精神之绵长才更显得有意义。而没有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又见山是山的历练过程,我们又如何能够有着一颗平常心,继而,能达到拈花微笑的默契,心心相印呢。所亦,一切表征固然是外物,却也是一种参照吧。


阿印于 2010-11-01 12:10:51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875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