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10-10-21 Thu

几度夕阳红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他,一个跟我原本没有交集的人。认识得很偶然,始终淡淡浅浅的交往着,逐渐,也就失去了联系。待再见到他,已经是多年之后的秋日。

公干完毕,我穿行在陌生的林荫道上,慢慢的思索着秋日的愁绪。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抱着很多书风风火火的从远处走来,逐渐走近。原本即将擦肩而过的两个人,突然之间,他回身,叫住了我,“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了看他,貌似有些熟悉,却又并不清晰。似乎是那个人,或许又不是吧?他进一步激动的问,“你怎么会在我上班的地方?”我看了看林荫道的一旁,一所简洁的小楼房貌似挂着XXX研究所的牌子。而记忆中,他,好像就是研究那个领域的人才。我笑了笑,“去XXXX公干,恰好路过。”

“你现在在哪儿上班?”
“XXXX”
“我记得你在XXXX啊?”
“早换了。”
“我就在那里上班。”
“那里么?很漂亮的地方啊!”
“是吗?还好吧。反正挺幽静的。”
“是啊!搞研究最好了!”
“你来过我们研究所吗?”
“没有。”
“从来没有来过吗?”
“没有。”
“要不要去我工作的地方看看?”
“可以吗?”
“欢迎欢迎啊!就是地方太乱了。”

他的屋子果然如同他所描述的那般凌乱,书被堆在房间的所有角落,别说坐了,连站的地方都很少。他尴尬的撮了撮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我进去,一边看着那些深奥晦涩的书籍名称,一边打量着他。终于,在一本书的扉页,看到了他的大名,那个被我遗忘的姓名。自此,我才完完全全肯定,这个风风火火的研究员虽然近视度数高得吓人,但却没有认错人。我,这个烫了头发穿着艳丽衣服百无聊赖行走的女人,就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记得我还年轻的时候,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失去记忆,不记得朋友们长什么样子了。于是,跟所有认识的朋友说,一旦有一天我们在街上相遇,你看到我,一定要叫我啊。那会儿,大家都嘲笑我杞人忧天,负责宣传口儿的我被公认是绝佳的外联人才,过目不忘。没想到,有一天,真的有人在街上叫我了,那个人还是他!而我,果然,不认识他了。

屋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显得他的身影颀长。印象中那个胖胖礅礅的男生变了,长高了变瘦了,慢吞吞木呐呐的性格也变了,不再磕磕巴巴、不再腼腼腆腆、不再沉默寡言,反倒热情了很多。他认人的能力似乎也提高了,不再会从人群中把我丢失了。而我,是否也变了呢?笑得更加放肆,是否也就不再那么清淳了呢?岁月,淡淡的终于在肉体与精神上都划了一个个道子。经历那么多挫折,我们终于成长了,从陌路,到相识,到重逢。

“你还做环保么?”
“早不做了!”
“那节假日也不外出了?”
“嗯,停止了一段日子,现在,好像又继续了吧!”
“你的生活过得还挺好的!羡慕你啊!”
“好吗?还是那样吧!你要有时间有兴趣也可以跟我们出去玩啊?”
“好啊!有活动一定通知我!”
“嗯,给一个你的邮箱吧?”
“我的邮箱一直没有变啊!”
“哦。那我有。”
“你的电话呢?也抄一个给我!”
“嗯,我的电话也从来没有变过!”
“哦。那我也有。”
两个人相视大笑。

我们以为自己变了,其实,我们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从来没有变过。我们以为丢失了对方,其实,我们从来没有丢失过。只是,认识一个人,或许需要太久太久的时间! 唯有时间,才能考量自己是否认识那个人! 他变了形换了样貌,还能认识的那个人! 这一次,他看着我的眼睛慢慢的不断重复的说,“要多保持联系啊,可别再丢了!”我笑,或许这次会比之前的几次都久远吧?因为我对自己没信心,也会对他有信心——那个能够从街上叫出我的人!


阿印于 2010-10-21 22:24:41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3870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