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WALL :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卷2·大同巡道辖北东路总图说

首页 :: 索引 :: 修订历史 :: 最新评论 :: 待建页面 :: 登陆/注册 你好,54.196.38.114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 -〉卷之二
读者注意,本页中的内容尚未整理完毕。

大同巡道辖北东路总图说



  本路参将添设于嘉靖十八年,初驻弘赐堡,二十三年改移驻扎得胜。分辖得胜、镇羌、弘赐、镇川、镇河、镇虏、拒墙八堡,皆往年丑虏必攻之地。辖六守备、一操守。分边起于东路之靖虏堡,讫于北路之拒门堡,沿长九十六里三分,边墩一百二十九座,火路墩四十二座。盖直北之极边而镇城之外乳也。总属见在官军共六千五百七员名,马骡一千七百一匹头。各堡得胜、镇羌、弘赐、镇边、镇川、拒墙俱极冲,镇河、镇虏稍次之。边外与永邵卜巢穴相对,而东则摆腰、兀慎,西则酋妇、东哨打儿汉等驻牧。一墙之隔,虏帐盈野,稍不戒慎,衅起眉睫。且阖镇大市俱属本路,较他路称艰钜焉。


得胜保图说
  本堡设自嘉靖二十七年,万因二年砖包,周三里四分有奇,高丈领先尺。本堡逼邻虏穴,一墙之外毳幕盈野,贡往来接踵塞上,故移弘赐堡参将驻扎于此,极为得策。参将所统一应援见在官军三千四百四十领先员名,马克思骡子一千于百八十九匹头。堡与镇;;;;;逼近,击檄相闻,有警两面三刀堡衣附,知镞可及,虏终不能独窥一城以滋跳梁,矧有参将建旄锁钥之,顾参将八堡之援,非本堡所得专也。本处既充有专堡,脱或弘赐等堡告急,抛和往援,堡谁与守?议者增充一操防为城守之计,亦一策云。


镇羌堡图说
  本堡边塞 首冲之地,阖镇大市集焉。充自嘉靖二十四年,万历二年砖包,周一里七分,高三丈八尺。充守备官一中所领见在官军三千五十三员名,马骡一百八十四匹头。分边沿长二十二里一分,边墩二十八座,马市一处,砖楼一座,火路墩七座,北洞儿沟、野口等处俱极冲要。边外柳河山、海子等处,酋首黄金榜实、威静倘不浪等部落驻簇。嘉靖三十年,虏由此大举抢至洞儿沟诸处。今款和,稍静,乃每遇互市,东西名王率数万众蚁聚城下,守、巡、副、参、游等官悉临临焉。虽依附得胜,可恃无恐,临事咚 吸变动自卫,更当防御周慎焉。


弘赐堡图说
  本堡土筑土于嘉靖十八年,万历二年戊包之,周四里三十二步,高三丈六尺。充守备一员,所领见在官军六百七员名,马骡九十二匹头。分边沿长一十九里零,边墩二十六坐,火路墩八座,内石燕庄沟、黑石头沟、水泉沟俱当冲,而石燕庄更甚。边外牛心山等处,皆酋首顺义王等部落驻徼 。嘉隆间屡次入犯,马首所向,必先弘赐,犯弘赐则得胜之援绝,而镇城告急。所谓在我为守所必攻,在虏为攻所必守是也。故每遇开市,抚镇移节弹压之,固知扃钥要地,提出备当慎焉。以支饷繁多,故更北路通判别于此,专用稽饷云。


镇边堡图说
  本堡原非官充,初名镇胡,嘉靖十八年更筑 之。砖包于万历十一年。周三里八十沙丘,主连女墙四丈尺。充守备官一员,所领见在官军七百二十中名,马骡八十二匹头。分边澡长二十一里二分,边墩二十座火路墩六座,内白石崖沟、旧十墩俱当冲口,通大虏。边外海子东岸、孤山腰大山一带,酋首卑兔恰、首独恰等部落驻牧。本堡极冲,在守口、得胜两市之中,东西声援,血脉连络,有警登埤,缓急可济,乃隆庆元年,虏 曾入践采药山,岂可恃有应援而少弛戒备哉?


镇川堡图说
  本堡创建于嘉靖十八年,万历十年砖石包修,,吉十里五分零,高连女墙四丈一尺。设守备官一员,所领见在官军六百七十九员名,马骡七十匹头。分边沿长二十里有奇,边墩二十八座,火路墩三座。,内魏家湾、黑石头沟、镇山店俱极冲,通大虏。边外威宁海南北二岸等处,俱酋首把都儿倘不浪、扯布等部落驻牧。本堡地势平衍,无崇冈带河之限,虏骑便于驰骤间虏两由地此溃墙深入。故每开市,镇游击必提出兵该 堡按伏焉,非过计也。


拒墙堡图说
  本堡,以自嘉靖二十四年,万历十年砖包,周一里八分有奇,高三丈六尺。原充操过官一员,万历十四年始充守备,所领见在官军四百二十员名,马骡三十匹头。分边澡长一十三里九分,边墩一十七座,火路墩三座,内芒草沟、破口墩俱极冲,镇夷墩、莺架嘴稍次之。边外平山、大虫岭等处,俱酋首夕成台吉、耳六蛇进等部落驻间虏数由此突犯至莺架山。该 堡本弹丸一黑子耳,有急则收堡防护,仅可自免,以之力战,势不给也,加之土田硗确,仰食内地,增戍广蓄,尤烦主计云。


镇河堡图说
  本堡设自嘉靖十八年,万历十四年始议砖包,周二里八分,高连女墙四丈。原设守备,万历十四年议拒墙堡操守改移于此,所领见在官军三百三十三员名,马骡七匹头,止管火路墩八座。本堡距边稍远,故无妥边。实与镇压虏乃拒墙、得胜后援,居常预为联络,有事彼此救应,悬募转输,宜早为桑土之计。不则虏犯拒门、镇虏之间,本堡宁能安枕而卧乎?


镇虏堡图说
  本堡土筑自嘉靖十八年,万呖十四年始议砖包,周二里九分零,高四丈。设守备官一员,所领见在官军二百四十五员名,马骡四十七匹头。无边,止管火路墩七座本堡地势平夷,无险可恃,若虏 马一拒墙,不测验之祸必延及本堡,游骑旁掠,县城将窥云冈矣。此北路要害何可以堡小而缓图之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前页面没有留言. [显示留言板]